温白

负能量转化¬_¬`中心

【林秦】大水冲了公安局

无厘头
ooc 属于我
如有撞梗纯属意外
最近几日大雨,突然想起了前年公司被淹的场景,值班同事传来的照片,水都淹到车窗了,于是……

——————————

一夜暴雨,天刚放亮的时候才停。

雨大的罕见,市区倒是没有太多积水,但是地势较低的龙番警局可遭了殃,倒灌了一院子的积水,水面上还飘着被雨水打落的树枝。

林涛怕车开进去出不来,就停在了路边。这会儿大门口已经站了一波同事,正商量着用什么姿势避免鞋湿裤子脏跨越半米积水奔向办公桌旁。

林队长一向不拘小节,脱了鞋卷了裤子就往水里趟,刚走两步,突然听见对面凉凉的传来一句:水下有狗屎。

林涛一愣,就觉得脚下感觉不太对,黏黏糊糊的。

林涛低头看看自己的脚,抬头瞅瞅对面靠在三楼阳台上往下看的秦明。

值了一夜班的秦科长丝毫不见疲惫,如往常一样冷着张脸,但是还泡在水里的林涛从他微挑的嘴角看到了一丝幸灾乐祸。这人……

林涛退回原地,尽量不去想象到底踩了啥。他看见楼里面同样值班没走的小黑,喊了一声:哪里来的狗屎!

小黑回话:半夜下雨,我怕把警犬舍给淹了,就把它们都带进他办公室,结果早上这些狗子一见水全疯了,这都游了俩小时了。

话刚落音,院子里游来游去的警犬们配合似的嗷呜嗷呜。

林涛:……

同样被堵在门口的谭局默了半晌,抬手一指:旺财!快来驼朕过去!

众人:……

名叫旺财的警犬打了个哆嗦,快速的游向远处。

林涛抬抬手里拎的早饭:老秦!快来背本队上工!

对面秦科长微微一笑,转身进办公室拿了林涛之前给他储备的牛奶面包,边吃边看。

林涛:……

李大宝劫了林涛手里的早餐,快速吃干抹净,擦擦嘴:看姐的。

只见她骑了一辆共享单车就往水里冲,速度飞快身形矫健眼看就要到达胜利的彼岸,结果前行的道路被车轮卷起的树枝阻拦,一个不稳,右腿踩进了水里。

李大宝:姐一世英名,毁在了个小树枝手里。

头顶传来秦明的声音:弄干净了再进办公室。

李大宝:……

谭局召唤小黑:拿几双雨靴过来。

小黑蹲在岸边:报告局座,雨靴在后面办公楼,过不去啊。

谭局:……给你们一个拍马屁的机会,谁来背本座过去。

众人一致后退。

谭局痛心疾首。

谭局抬手看看表:差十分钟八点,迟到的一律扣奖金!

林涛:局座三思!要迟到大家都得迟到,你也跑不了啊!不要损人不利己。

谭局:损人有时候不一定要利己。

众人:……


李大宝湿着裤子爬上三楼,就看见秦明冲她勾了勾手指头。

秦明:反正你都湿了……

李大宝感觉不妙。

秦明从背后拉出一张解剖床:那就再湿一点儿吧。

众人正准备豁出去直接下水的时候,只见对面李大宝同志拖出来一张解剖床。她掰了谭局房间的衣架,戳在水里撑着解剖床往前滑行。一路行走艰难,解剖床吱吱呀呀嗯的响。

林涛:……

谭局:……

众人看看潜伏着狗屎危机的水坑,再瞅瞅散发着阴森气息的解剖床,一时间竟然不知道选择什么方式更晦气。

还有五分钟就要迟到。

为了奖金,大家开始负重前行。

以林涛为首的百无禁忌派,准备开始“摆渡”。然而因为面积太小,只有林队长一人成功上了床。

林涛:我家老秦的床,怎么好随便给别人上。

秦明嘬着牛奶翻了个白眼。

以二队长为首的不修边幅派,勇猛的趟进了水。

只留一个谭局,迎风独立。

林涛:局座??

谭局晃晃手机:刚刚市政那边来电话,说马上过来给咱们抽水,身为一局之长,我有义务在门口迎接人家一下。

泡在水里感受脚底触感的二队众人:……

谭局:大号儿水泵,一会儿就抽完了。真是急人之所急啊!

撑床撑的累死的林涛:……

被林涛溅起水花彻底湿透的大宝:……

谭局:我这也是工作,所以不算迟到。

心疼床的秦明:反了他吧各位。


_完__







评论(26)

热度(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