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白

负能量转化¬_¬`中心

沈巍:你sei 啊!
赵云澜撩起小须须:我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画风清奇的初见哈哈哈哈哈

【林秦】大水冲了公安局

无厘头
ooc 属于我
如有撞梗纯属意外
最近几日大雨,突然想起了前年公司被淹的场景,值班同事传来的照片,水都淹到车窗了,于是……

——————————

一夜暴雨,天刚放亮的时候才停。

雨大的罕见,市区倒是没有太多积水,但是地势较低的龙番警局可遭了殃,倒灌了一院子的积水,水面上还飘着被雨水打落的树枝。

林涛怕车开进去出不来,就停在了路边。这会儿大门口已经站了一波同事,正商量着用什么姿势避免鞋湿裤子脏跨越半米积水奔向办公桌旁。

林队长一向不拘小节,脱了鞋卷了裤子就往水里趟,刚走两步,突然听见对面凉凉的传来一句:水下有狗屎。

林涛一愣,就觉得脚下感觉不太对,黏黏糊糊的。

林涛低头看看自己的脚,抬头瞅瞅对面靠在三楼阳台上往下看的秦明。

值了一夜班的秦科长丝毫不见疲惫,如往常一样冷着张脸,但是还泡在水里的林涛从他微挑的嘴角看到了一丝幸灾乐祸。这人……

林涛退回原地,尽量不去想象到底踩了啥。他看见楼里面同样值班没走的小黑,喊了一声:哪里来的狗屎!

小黑回话:半夜下雨,我怕把警犬舍给淹了,就把它们都带进他办公室,结果早上这些狗子一见水全疯了,这都游了俩小时了。

话刚落音,院子里游来游去的警犬们配合似的嗷呜嗷呜。

林涛:……

同样被堵在门口的谭局默了半晌,抬手一指:旺财!快来驼朕过去!

众人:……

名叫旺财的警犬打了个哆嗦,快速的游向远处。

林涛抬抬手里拎的早饭:老秦!快来背本队上工!

对面秦科长微微一笑,转身进办公室拿了林涛之前给他储备的牛奶面包,边吃边看。

林涛:……

李大宝劫了林涛手里的早餐,快速吃干抹净,擦擦嘴:看姐的。

只见她骑了一辆共享单车就往水里冲,速度飞快身形矫健眼看就要到达胜利的彼岸,结果前行的道路被车轮卷起的树枝阻拦,一个不稳,右腿踩进了水里。

李大宝:姐一世英名,毁在了个小树枝手里。

头顶传来秦明的声音:弄干净了再进办公室。

李大宝:……

谭局召唤小黑:拿几双雨靴过来。

小黑蹲在岸边:报告局座,雨靴在后面办公楼,过不去啊。

谭局:……给你们一个拍马屁的机会,谁来背本座过去。

众人一致后退。

谭局痛心疾首。

谭局抬手看看表:差十分钟八点,迟到的一律扣奖金!

林涛:局座三思!要迟到大家都得迟到,你也跑不了啊!不要损人不利己。

谭局:损人有时候不一定要利己。

众人:……


李大宝湿着裤子爬上三楼,就看见秦明冲她勾了勾手指头。

秦明:反正你都湿了……

李大宝感觉不妙。

秦明从背后拉出一张解剖床:那就再湿一点儿吧。

众人正准备豁出去直接下水的时候,只见对面李大宝同志拖出来一张解剖床。她掰了谭局房间的衣架,戳在水里撑着解剖床往前滑行。一路行走艰难,解剖床吱吱呀呀嗯的响。

林涛:……

谭局:……

众人看看潜伏着狗屎危机的水坑,再瞅瞅散发着阴森气息的解剖床,一时间竟然不知道选择什么方式更晦气。

还有五分钟就要迟到。

为了奖金,大家开始负重前行。

以林涛为首的百无禁忌派,准备开始“摆渡”。然而因为面积太小,只有林队长一人成功上了床。

林涛:我家老秦的床,怎么好随便给别人上。

秦明嘬着牛奶翻了个白眼。

以二队长为首的不修边幅派,勇猛的趟进了水。

只留一个谭局,迎风独立。

林涛:局座??

谭局晃晃手机:刚刚市政那边来电话,说马上过来给咱们抽水,身为一局之长,我有义务在门口迎接人家一下。

泡在水里感受脚底触感的二队众人:……

谭局:大号儿水泵,一会儿就抽完了。真是急人之所急啊!

撑床撑的累死的林涛:……

被林涛溅起水花彻底湿透的大宝:……

谭局:我这也是工作,所以不算迟到。

心疼床的秦明:反了他吧各位。


_完__







【澜巍】中国好邻居

剧版镇魂向

ooc属于我

如有撞梗纯属

 

01

虽说瞎的有点儿突然,但是好在赵处性格乐观。几天下来非但没有因为看不见东西萎靡不振,反倒还胖了两斤。正应了那句老话——心宽体胖。


虽然瞅不见东西很不方便,但是相对的,他又发现了很多新的乐趣。吃着爆米花的大庆看着这人笑的一脸诡异,问:眼瞎有这么开心么?


赵处长摊在沙发上,摸摸下巴:你不懂,这里面的乐子可大了去了!


大庆浑身一冷,这人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大庆猜的挺对,确实是打“鬼”的主意。


自打赵云澜眼瞎,沈巍鞍前马后不分昼夜贴身伺候,当之无愧的二十四孝好邻居。


美色当前缺看不见,赵云澜沮丧了一整晚,然后再早起穿衣不慎扑入沈巍怀里的时候,烟消云散。


沈教授很温柔:没摔到哪吧?


赵处长很受用,抬手拍拍前面,凭着手感,应该是沈巍胸口,嗯,还挺有料:没事儿!就是没站稳。


傻笑两声,又原处抹了两把,不忍罢手。突觉手下身体一僵,赵处长疑惑,又摸了摸——指尖下有颗软软的小凸起。


赵云澜:……


赵处长瞎了,赵处长什么都看不见,赵处长就着那个触感又点了点。


沈教授懵了,沈教授很尴尬,沈教授深吸一口气默念两声瞎子不能打。


次日早晨,赵处长故技重施。还是熟悉的姿势,还是熟悉的位置。


赵云澜:……


沈巍:怎么了?


赵云澜:穿个毛背心儿你不嫌热?


精了不好诓了!


赵处长心里捶胸顿足。


丛波虽然已经算特调处半个编外人员,但是他骨子里搞新闻的习性依然根深蒂固。在特调处进出几次,见到了沈教授的五星级服务之后,深受感动,噼里啪啦一番敲打,一篇新闻稿闪亮登场:


《人民公仆执行任务重伤眼盲,爱心教授贴身陪护感天动地——人间处处有真情》

 

 

02

沈巍留下一句“你好好休息”就离开了。赵云澜站在原地,盯着消失在门外的背影,气的恨不得把眼珠子抠出来,宁可瞎一辈子,也不想让这人受一点委屈。


早上沈巍听见敲门声时,心里还有些忐忑,不知道赵云澜是不是还在生气。慢慢打开门正拿不准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就被一股热气扑了满脸。


沈巍:???


赵云澜依旧黑着一张脸,把手里的东西往沈巍脸前一戳:我眼瞎的时候你照顾我,现在轮到我照顾你了。


沈巍接过来一看,似乎是一碗粥……不过黑袍大人向来对吃的没什么需求,也懒得研究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看着手里的粥,一丝笑容小心翼翼爬上眼角:你不生气了?


赵云澜棒棒糖咬的嘎嘣脆:全部吃完就原谅你。


大庆嚼着小鱼干,瞅瞅沈教授,再看看汪徵,心说沈教授的脸色都快赶上那女鬼的惨白了。


赵云澜也纳闷,早上吃饭之前看着气色还挺好,怎么到了特调处又虚弱了起来?


沈巍也奇怪,虽说他给赵云澜治眼睛受伤不轻,但是休息一晚应该有所好转,怎么这会儿好像更重了一点?


赵处长心里烦躁,思来想去觉得应该是沈巍长期操劳营养跟不上,又流了那么多血,于是迅速百度了各种营养料理准备给沈教授全面补起。


于是,整整一下午,浑身无力的沈教授灵魂出窍般的对着面前一个巨大的泡着红枣枸杞茶的保温杯发呆。


赵处长:喝完,补血。


大庆叼来了千年人参:吃完,补气。


沈教授:……


桑赞塞给赵云澜一盒鹿茸:给你,补肾。


赵处长:……


一顿顿赵记秘制营养餐吃下肚,非但没能让黑袍大人满血复活,反而眼瞅着一步步离断气更近了。


楚恕之瞅着自己偶像灰败的颜色悲从中来,恨恨的剁了一下脚扭头就想哭。本来快上不来气儿的沈教授仿佛受到惊吓,更加虚弱。


赵云澜彻底慌了神,手忙脚乱就想打120。关键时刻还是祝红冷静,按下了手机:沈教授到了医院,说不定被抓去做研究!


思来想去,大家还是决定去找冯去病那个庸医。


头发花白的冯大夫拿出毕生绝学给黑袍大人把了把脉。


冯去病:食物中毒。


赵云澜:???


赵云澜好奇:你背着我吃了啥?


沈巍缓了口气仔细想想:除了吃饭没吃别的啊?


冯去病:吃的什么饭?


沈巍:咖啡豆小米粥,奶茶炖牛肉,巧克力酱拌面,人参炒鹿茸,红糖煲牛鞭。


冯去病:……做饭的人跟你有多大仇?吃成这样都没死,真是医学奇迹。


赵云澜:……


冯去病:这种饭你能吃的下去,离飞升也不远了。


赵云澜:……


沈巍:我觉得味道还行啊?


冯去病:……


得知来龙去脉的丛大记者灵感再起:《人民教师重病缠身,邻居小哥一日三次寸步不离——社会主义好兄弟》

 

两篇报到传至地星,手下人一字一句念,夜尊听完久久不言。


手下:赵云澜是不是我们的卧底?


夜尊:……


手下:我们这么苦心积虑,都抵不上他几顿饭来的威力大啊!


……


夜尊:混账!我哥只能死我手里!等我出去先打死赵云澜这个ju!!


-完-

 

赵处黑暗料理技能来自原著那五碗……泡面

搞个表情包凑凑热闹



红仔
你一定要撑到新的小伙伴来!前任住户见了你不到一周就挂了🙄
搞了块儿石头后终于给我的鱼换了个豪华公寓……

【澜巍】春风得意


镇魂网剧向
ooc属于我
如有撞梗纯属意外
镇魂15集脑洞
————————


01
赵云澜瘫在办公室椅子上嘬着棒棒糖,整个人一副灵魂出窍的状态。

沈教授居然是黑老哥。

沈巍被识破身份并不突然,相反还是自己步步试探的结果。

但是——

沈教授居然是黑老哥!

一个君子端方,一个冷冽孤绝。

一个经常扶着老腰在地星人的攻击后挣扎,一个彪悍的神鬼皆惧气场两万八。

棒棒糖剩下了一个棍儿,赵云澜狠狠咬了一下,给沈教授下了一个定义:戏精本精。

正在吐槽的赵云澜看见电脑,突然想起来他在沈巍的办公室里装了摄像头,于是他脑补了一下黑袍使发现之后的场面……


得想个法子让林静把那玩意儿取下来,本处座青年才俊,大好年华,不能赶着去找死。 


一声“林静”正要出口,另一个念头又浮上心头。

赵云澜悄摸打开电脑,看见屏幕里沈巍正认真的批改着作业。

他四下瞅瞅,确定门窗关好。然后拿出了平日里召唤黑袍使的熏香,拿出一根棒棒糖塞到嘴里:黑老哥,别见怪,我就想看看你为什么平常换装速度那么快。

屏幕里的沈教授沉迷工作无法自拔,丝毫不知这边赵云澜想干啥。

一缕青烟起。

屏幕里沈教授突然抬起头,赵云澜攥着拳头睁大眼。

沈教授站起身,手慢慢伸向了笔挺的裤子……

赵处长很激动:哦哦哦!

见证奇迹的时刻就要到了!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沈教授从兜里掏出一部手机。

赵处长:……

桌上的手机响起:赵处长你找本使有事?

赵处长:……

黑老哥你不按规矩办事啊!

赵处长这边咬牙切齿:黑老哥还真是与时俱进!

黑袍使那边眉眼弯弯:谢谢赵处昨天送我手机,我研究一晚终于学会打电话了。

赵处长:……

黑袍使:以后找我就打电话,别燃香了,污染空气。

赵处长:……

黑袍使:所以你找我?

赵处长:胃疼,晚上想喝粥。

黑袍使:……


02

赵云澜最大的优点,就是坚韧不拔。

一计不成,再来一计。上次他和大庆潜入沈巍家时,也放了一个摄像头。

于是晚上沈巍过来煮粥顺便又陪他一起喝的时候,赵云澜偷偷藏起了他的手机。等一切收拾完毕,离去的沈巍出现在镜头里之后,赵云澜笑的一脸得意,又点燃了香薰。

哈哈,这回没有手机,看你怎么办!

咚咚咚

……

赵云澜面无表情的打开门,看着门外衬衫马甲的黑袍使,气不打一处来:我说黑老哥,你不能因为被我识破了身份就破罐子破摔!作为同僚,我要认真的提醒你,该换马甲的时候还是要换的!不能因为我们住对门,就简化程序啊!

沈巍:……



03

失败两次的赵云澜越挫越勇,但是一件意外阻碍了他的再接再厉。

沈巍被偷拍了。

一个叫丛波的记者黑了沈巍办公室的摄像头,当场拍下了黑袍大人施法现场。

赵云澜盯着大记者拍的视频看了一会儿,忍不住捂脸:特效确实五毛,不能再多了。

记者:……你的重点是不是有点儿偏?

想到什么的赵云澜突然眼神一寒:你有没有偷窥他换衣服?

记者:我还没那么无耻!

赵云澜松了一口气:那就好,你可以走了。

记者:……

怎么不按套路出牌?比起偷窥一个男人换衣服,拍到灵异事件难道不是更有价值?

不过他很快就不在意什么更有价值了,因为赵云澜三下五除二的消除了他的记忆。

沈巍委屈巴巴的坐在沙发上,手指有些紧张的扣着裤子:我对这些电子器械实在太不敏感了,所以……

赵云澜心想,不不不,你用的还是很溜的,昨天都会给大家开视频会议了,今天早上都能偷我的蚂蚁森林能量了,再让你玩儿两天,你怕是要继承我的农场小鸡。

不过这一副做错事可怜巴巴的模样,让赵云澜看的心头一紧,赶紧安慰:是我的错,不该在你办公室按摄像头。不过我已经搞定了,你放心。

话刚落音,沈巍信任又安心的眼神就直直的看了过来,这一眼如同早春第一缕春风拂过。

嘭的一声。

赵云澜心尖儿上开出了一个小小的花朵。

赵云澜倾身向前,一双眼睛落在沈巍身上沉默不语,直看的那人红晕爬上了脸颊才轻轻开口:黑老哥,这次多亏了我理智应对,领导有方,帮你隐藏了这个小秘密。你,打算怎么报答我啊?

他声音低哑,如酒般醇厚,有心之人听之,恍然若醉。

沈巍心神不定,看着靠的越来越近的人,愈发手足无措,脸上的温度好像地狱业火一样,快要把他烧的粉身碎骨。

突然鼻尖一亮,只听那人说到:帮我收拾收拾屋子呗?

沈巍愣怔片刻,轻轻一笑,起身开始打扫。

赵云澜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感慨:从今以后,我可就享福喽!

他越过沙发背,看着田螺教授的侧脸,觉着自己心尖儿的小花,好像也开在了那人的眉梢。


04

如此数日,赵处长日子过得潇洒似神仙。大庆以为他又领了奖金,赶紧跑回家去看看自己的豪华临鸟窝猫窝有没有兑现,结果啥都没有,只看见贤惠的教授一枚。

大庆回去吐槽,处里见识很广的老几位恍然大悟。

赵云澜喝了热乎乎的粥出门上班,一路上想想温良如玉的沈教授,再想想高冷禁欲的黑袍使,一个媳妇,两种口味。越想越觉得自己命太好,笑的嘴咧到后脑勺。

这种激动幸福的心情在他一路春风得意到达特调处大门口时达到了高潮,只见门上条幅高悬,几个大字苍劲有力,醒目提神——

恭喜赵处喜提媳妇一位!


-end-


【澜巍】周三见

只看了剧,没看原著,有错处还请见谅
ooc 属于我
义无反顾的站了教授受😂
一口气刷了14集
教授可真好看啊……
赵处可真可爱啊……

特效可真吧啦吧啦啊……
——————


01

我叫丛波,龙城知名记者。上至官僚富商,下至乞丐罪犯,只要有我出马,就没有挖不出来的黑幕,爆不了的黑料。

最近,我发现了一个更有意思的目标,那就是——特别调查处。

这是一个很神秘的部门,我跟稍多日,冒着被打的风险,只获得一些边角料信息。

例如:

喜爱庸俗音乐,恶趣味,品味很低。

深夜行为诡异自言自语,疑似虐猫狂人。

……

槽点很多,实锤没有。

作为资深揭秘者,我有着很高的职业操守和社会责任感,所以,我有义务继续深挖下去,让社会大众看清这个潜伏在黑暗里的特调处,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秘密!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新的线索出现了。一个我认识的很牛逼的人,近期突然和特调处的头儿交往过密,俩人白天连体婴,晚上睡对门。走路肩碰肩,聊天眼对眼。

作为一个见多识广的记者,我在这俩人身上嗅到了基情的味道。


02

当我们在一件事情上进入瓶颈期,那么就要寻找新的突破口。

我躲在走廊拐角,看着不远处现在各自家门口聊个不停的两个人,觉得我此次的揭秘大业,出现了转机。

利用职务之便,我得到了正式采访这个神秘部门的机会。

大家暗中过招数次,熟的不得了,虽然主事的人不在,但是明面上因着正式采访的缘故,还得对我客客气气。

那个板寸黑袍大汉,别以为我没看见你刚刚把拳头背到了身后。

其他人抵触中带点儿紧张,似乎是怕我问出什么惊人的问题。很好,要的就是这个压迫感!于是我迅速出击开始提问:赵处和沈教授是不是情侣关系!

对面几人明显愣怔一下,有猫腻,然后他们迅速异口同声答到:他们是朋友!

小郭:纯洁的兄弟!

林静:特别符合核心价值观!

汪徵:完全没有萌感你不要瞎凑cp!

一边短发红唇的美女倒是没说话,只是默默干了一瓶醋。

我:……


03

预料之中的答案,从这帮人嘴里挖不出料来,就只能靠自己再接再厉!

我躲在角落里往外看,发现沈教授独自站在一个零食售卖机前,手里捏着硬币有些苦恼的样子。

想要找到真相,需要先接近真相。于是我装作不经意路过,然后很“意外”的“看到”了沈教授。

我:沈教授,您这是?

沈教授:我想买根棒棒糖。

天呐这就是传说中的反差萌么?这么高冷禁欲一人,居然喜欢吃这么孩子气的东西!

我:那您……

沈教授:但是我不会用自助售卖机。

……大家都是九年义务教育,为什么您这么落后?

沈教授:我能借你的手机打个电话么?

于是这位堂堂大学教授高级知识分子借了我的手机打了半小时电话听另一头儿的人手把手教学最后在没电之前终于买了两根棒棒糖。

接电话的人一定是真爱,我平常在家教娃5分钟作业都能气死一百回,这位教了半个多小时还这么有耐心。还有,其实沈教授您不用这么麻烦,我现成一大活人旁边站着呢,问我不是更方便?

我收回手机,翻了翻通话记录,觉得那个号码有点眼熟。

哦,特调处赵云澜的号码啊,前两天采访时丛领导那挖来的,当时背的特别熟……

我:……他俩果然有一腿!

微信有好友提示,我点开一看,说曹操曹操到!赵云澜居然加了我好友!

胡子是本体:丛先生,多谢你借电话给我们沈教授,发个红包抵话费~

跟踪又被发现了……


04


我之所以成为龙城著名揭秘人,靠的就是坚韧不拔的精神。

在我的坚持下,终于在这一晚,我成功了。

我依然躲在楼道的拐角里,看见赵云澜扶着沈教授从电梯里出来。沈教授似乎是喝醉了,一身酒气,乖乖的靠在赵云澜怀里,不省人事。

赵云澜半扶半抱把人往家门口拖,边走还边叨叨:明明不能喝酒,还非要逞强替我挡酒。看看,又成这样了吧!

赵云澜嘴里说个不停,走到两人家门口后左右看看,好像有些拿不定主意到底该进哪个门。他扶着沈教授的腰,又把人往怀里带了带,突然冲着我的方向开了口:我说大记者,别看热闹了,帮我开个门。

突然被cue,有点不知所措。

我本来想去沈教授衣服里摸钥匙,还没挨着边儿,姓赵的突然一侧身,把昏昏沉沉的沈教授带到另一边:掏我的钥匙。

我有点儿紧张,又有点儿兴奋,这么多天没白蹲,看到他俩这么亲密接触挺值的,明天添油加醋一下,就是个大新闻。此时此刻我觉得自己应该说点儿什么,来表达我成功的喜悦。

我: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

赵云澜:……

我:……

我可能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怎么说了这么一句没意义的话!

赵云澜愣了半晌,然后转身进屋,关门。

我走出小区的时候,突然收到了赵云澜的微信。

胡子是本体:我没喝酒,开车很稳,你放心。

我:……

沈教授,我对不住你。


05

我叫丛波,是一部网剧里的知名记者、揭秘人。

我发现了一个大秘密,并打算在本周三把它公之于众。但是在爆料的前一秒,当事人给我发来了微信,我看到那短短的一句话,如遭雷击。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众人明明知情,却依旧装傻充楞。为了大家都能活命,我们必须睁着眼说瞎话。

因为

“只有社会主义兄弟情才能过审”


_end _

一睁眼
人间天堂
撸别人的猫,让别人无猫可撸!


林涛:这是盗窃案

秦明:???

林涛:这是抢劫案

秦明:???

林涛:你是我的并购案

秦明:……


土味情话来一发


爪机拼图,粗糙勿怪

镇魂到底好不好看
我的朋友圈和微博已经被全线霸占……
恍惚间好像就剩我自己没看了😳


————————

谢谢各位小伙伴全方位的介绍!

我考完试就瞅去

【深海】建国之前成个精 03


无厘头脑洞

如有装撞梗纯属意外

OOC 属于我


——————



03


李小男同志是个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虽然家里供奉着祖传保家仙。她盯着牌位自我催眠,虽然我每月初一十五焚香供奉偶尔跳跳大神,但那只是尊崇父母遗愿顺便伪装身份而已,和当演员是一个道理,我本人依然是无神论者李小男,毕竟跳大神的时候从来没见过黄大仙。可见这世上的确是没有妖怪神仙的。

苏三省隐了身盘在李家牌位上,看着李小男自言自语。两只小爪子托着头,眼前的姑娘怎么看怎么好看。他打定了主意,下一次小男再许愿,无论如何他也要现身改一改李同志的三观,以便以后进一步发展。

可能是苏三省意念太强,李小男居然有所感应,苏三省见状立刻凝神静气竖耳倾听。

只见她双手合什:黄大仙黄大仙,请你保佑我能和陈深白头到老,相亲相爱如我所愿……

苏三省:……

收回念了一半的现身咒,苏三省幽怨的抱着自己的牌位磨牙。想着正在吃大席面的唐山海和徐碧城,心情更差,不住想着:唐山海你一定要给我带个肘子回来啊!

唐山海和苏三省几百年的老朋友,每当一方意念过强的时候,另外一方经常能在很远的地方接收到信号。

唐山海举着红酒杯的手一顿,眼神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面前的大肘子上。

就算他几百年没跟活人打过交道,但是也明白眼前的场合不大适合打包。一道道美味佳肴只是点缀,酒才是真正的主角。

徐碧城眼神示意:怎么了?

唐山海不动声色:老苏让我们给他带个肘子回去。

徐碧城:……

坐在对面的陈深从一见面就对唐山海保持着密切的关注。至于自己曾经的学生徐碧城全程毫不克制的亲切老母亲的目光,他尽量无视。他眼见唐山海盯着肘子的目光愈加热切,心想人不可貌相,吃货不可隐藏啊!刚见面时这姓唐的还人模人样,现在这盯着肘子的小模样居然有那么一丢丢的可爱。

一场酒席下来,唐山海和徐碧城各得了差事,这也归功于徐碧城这个冒牌外甥女把李默群哄的毫无破绽。

陈深送二人回家,临走前拍了拍唐山海肩膀:我和唐队长一见如故,改天请你吃大棒骨。

白骨精只觉胳膊腿儿一起疼,面无表情的打发了他。

陈深最会察言观色,心想爱吃肘子的难道不喜欢啃大骨头?

陈队长很是体贴,车发动一半从窗户探出头:红烧排骨也行。

唐山海:……

唐队长不想说话,唐队长肋骨疼。

唐队长回到屋,才发现苏三省不在家。徐碧城略施法术,确定老苏还在李小男那。于是俩人一琢磨,饭后百步走,活到九万九,隐了身慢慢溜达到了李小男家。

走到半路徐碧城又发现苏三省又换了地方,原来是跟着给陈深送夜宵的李小男去了陈深家。

陈深家里,陈队长正扯着一件件衣服抓狂:小男你看看,我就说我家进了耗子!你看把我衣服全啃了。

隐在一边的唐山海看着隐在衣柜上面的苏三省:你干的?

徐碧城:瞅那牙印儿必须是他干的。

唐山海一时无语,又仔细看了看:你连内裤都咬啊……

苏三省:……

一时妒火上头,没看清啊没看清。


苏三省垂头丧气跟着同伴回了家。三只精全部现了原型挤在小小的窗户边吸收月光精华。

苏三省揪着尾巴毛,自己个儿咬牙切齿了一番,突然挠挠唐山海:老唐,你要是我兄弟,明天去了76号帮我削内个姓陈的!

唐山海:根据我做人时积攒的宝贵经验,陈深越惨,越会激发李小男的保护欲,适得其反。而且,你当徐碧城是死的么?

苏三省:碧城,我觉得你找错亲人了,你不是鸭子,你是老母鸡。

徐碧城:……

苏三省:那我该怎么办?本大仙清心寡欲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个姑娘这么顺眼。

唐山海:简单,赶紧给陈深找个对象。李小男自然就死心然后移情别恋了。

苏三省一听,觉得这个主意甚是可行。他连连拍着唐山海的脑袋激动不已。生生把白骨精的骷髅头拍进了胸腔里。

苏三省啃着爪子想着该怎么给陈深找对象以及找个什么对象。

徐碧城拔着唐山海的头,“啵”的一声,白骨精又变得丰神俊朗。

隔着几条街,陈队长看看柜子里的衣裳,想想老毕的大洋,再回忆一下今天唐山海的西装,对这个新来的同事更加有好感,我们俩居然穿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