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白

负能量转化¬_¬`中心

【深海丨双A】你以为的不一定是你以为的 04

无厘头欢乐段子(这章不太欢乐)

ooc属于我

如有撞梗纯属意外

本章逻辑有硬伤,非常硬,请不要介意!!!


时隔多年,你们一定把前面的情节忘了

01    02    03   


04

晚上华懋饭店有应酬,毕忠良下班回家接刘兰芝赴宴,临走前特意叮嘱陈深盛装出席。

陈深看着毕忠良苍蝇劈叉的大油头,莫名其妙。

毕忠良看他茫然的样子,把他拉到一边,语重心长:“你喜欢Alpha,我跟你嫂子没意见,但好歹自己终身大事上点儿心!上礼拜不是说好了,有个挺不错Alpha 给你介绍介绍么?”毕忠良使劲儿拍拍陈深的肩膀,“赶紧回去换套体面的衣服,争取一次成功。”

陈深看着毕忠良离去的背影,一阵恶寒。这哪是赴宴,简直就是送命!

自己好好一个喜欢Omega 的大老A,纯爷们,怎么就突然跟Alpha 不清不楚了?

前有不像Alpha 的Alpha 徐碧城挖坑,后有特像Omega 的Alpha 唐山海下套。这又被逼和一个不清不楚的Alpha 定终身。

陈队长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

不过等到见了这个传说中Alpha ,对着唐山海阴测测的说了句久闻唐队长大名之后,陈深松了口气,对方的目标明显不是自己。

这个苏三省就好像是从地狱深处钻出来一条毒蛇,嘶嘶的吐着信子,周身带着的阴冷气息,驱逐着室内的热气,让人从骨头缝里冒着寒气和恐惧。就像西方故事里,在这个雨夜带着镰刀来收割人命的死神。

陈深不露声色,在苏三省和唐山海之间来回看了几眼,笑道:“唐队长走到哪都颇受欢迎啊。”让你装Omega我看你怎么应付这个一看就不是善茬的Alpha!

被久闻的唐山海倒是很平静,带着淡淡的微笑,抬手虚握了一下苏三省伸出来右手,矜贵优雅,但是坐在对面的陈队长敢拿自己的酒量发誓,此时此刻,装O惯犯唐山海心里一定在骂娘。

陈深边想边喝着格瓦斯,放下手的唐山海突然开口:“原来今天来之前,处座提到的给陈队长介绍的良人就是苏先生,处座果然好眼光。”

陈深:“……”

萦绕在苏三省周围的黑暗气息有一秒钟静止,然后他看了陈深一眼,带着明明白白的嫌弃。

陈深:“……”

 

正如陈深一开始的预感,相亲宴是幌子,鸿门宴才是真章。

当苏三省把军统上海站人员名单掏出来那一刻,包间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唐山海用力的鼓着掌,恭喜苏三省将立大功。徐碧城笑的一脸乖巧,也跟着唐山海欢快的鼓掌。但是紧挨着的两人心里都清楚,屠杀即将开始。

整个华懋饭店已经被封锁。

但是情报必须要传递出去!

唐山海心里波涛翻滚,全身的血液都快要被身边的这个人冻僵。极度紧张之下,他突然感觉得一阵眩晕,视线一片模糊。他感觉到有人扶住了他的手臂,借着对方的力量,他才没一头栽倒在餐桌上。紧接着那只手又用上了些力气,重重的捏了他一下。

意识终于回笼,他侧脸看了看徐碧城,对方正一脸担忧的扶着他。

徐碧城小心翼翼的问:“山海你是不是喝多了?”

毕忠良一边听的清楚:“没想到唐队长酒量这么差,才喝一杯就要醉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被苏队长的话给吓到了呢!”

唐山海心中一凛:“让舅舅和处座见笑了。”

毕忠良笑的亲切:“唐队长快去外面洗把脸,醒醒酒,后面还有大戏。”

陈深放下手里的格瓦斯接话:“我陪唐队长去,万一摔了,我怕碧城接抱不动你。”

话音未落,惹得人人大笑,毕竟在众人眼中,徐碧城怎么看都不像个合格的alpha。徐碧城红着脸看着陈深欲言又止。

苏三省看着二人的背影消失在门外,一直垂在身侧的双手握紧又松开。

 

 

陈深刚关好卫生间的门,唐山海就甩开了他的手。

陈深双手插着裤兜,闲闲的站着,看唐山海自己摇摇晃晃撑住了洗手台,正要调侃两句,就被唐山海说的话劈傻了。

“我发情了。”

陈深转身就去拧洗手间的门。

结果被唐山海一把揪住。

陈深回过身,努力和唐山海保持距离:“唐队长,你别被老毕误导,我喜欢的可是Omega!”

唐山海翻了个白眼儿,很不优雅。陈深突然发现对方好像站的比刚才稳当了,自己也没闻见上次那种让人一夜暴富、欲仙欲死的信息素。

唐山海凉凉的说:“我的意思是,作为Omega的唐山海,发情了。”

陈深:“……啥?”

“苏三省刚刚跟我握手的时候,他手里抹了刺激Omega发情的药。”唐山海开了水龙头抹了把脸。

“所以呢?”陈深觉得事情的走向开始变得很奇怪,“需要我叫碧城过来么?”

唐山海看着陈深笑的优雅:“本来碧城是要跟着我出来的。”言下之意就是结果被陈队长您给截胡了。

陈深在心里把自己揍了200遍,翻个面儿再揍200遍,让你多管闲事!不过陈队长不会轻易的承认自己的失误,尤其是在一个曾经让自己差点儿清白不保的Alpha面前。

只听陈深嘿嘿一笑:“碧城不在,我来也是一样的,唐队长需要本队协助发情么?”

催情药虽然对身为Alpha的唐山海没有作用,但是他的身体依然受到了一些影响,比如身体感到酸软无力,要不然听到陈深的挑衅,早一拳过去了。

陈深一直背靠着卫生间的大门,两人说话声音刻意的都很小。所以在门外有脚步声轻轻的靠近时,陈深第一时间就发现了。

他朝唐山海使了个眼色,嘴角勾起一抹坏笑,三两步上前一把把唐山海抱在怀里紧紧勒住,勒的没有设防的唐队长胸腔里的空气猛地挤出,一缕颤音从唐队长喉咙里飘了出来,十分容易让在门外偷听的人想入非非。

唐山海被陈深的突袭搞的头晕眼花,大脑缺氧。

陈深就着熊抱的姿势把唐山海压在洗手台上,一边把手从对方西装下摆伸进去,寻找痒痒肉,一边在对方耳朵边轻轻吹气:“唐队长叫两声啊,没动静没说服力啊。”

话刚落音,陈深感受到自己的右脚大脚趾被狠狠的踩了一下,踩完还不够,还狠狠的磨了两下。

于是陈深掐痒痒肉的手又多了两分力气。

果不其然,脚趾上的痛感又加了两成。

陈深对着镜子,看着自己脸上狰狞的表情,心想,一定青了。

陈深趴在唐山海肩膀上,脑门疼的冒汗,压低声音咬牙切齿:“你给我放开脚!”

唐山海闷闷的声音从耳边后脑勺传来:“你先放开手!”

陈队长出生入死潜伏多年逢凶化吉,最大的优点就是不服输,腰上的手再也使不出更大的力气了,于是——

他头一扭,舔上了唐山海的耳朵……

一声轻喘在耳边响起。

陈深掐着肉的的手一抖。

陈队长发誓,他本来只是想咬一口来着,这真的是发挥失常。但是那一声喘息好像勾走了他的理智,又好像让他发现了可以打败这个Alpha,赢得这场厕所战役的秘密武器。

动作比思维更快,陈深再次找到那个位置,叼住柔软的耳垂,放在牙齿间细细研磨,他心满意足的感受到唐山海在自己的怀里轻颤,于是吹着冲锋的号角继续勇往直前。

唐山海心里把苏三省凌迟了一百遍,如果不是他的药,以自己的伸手怎么可能打不过陈深这个弱鸡!耳边传来的热度一路灼烧着,直至遍布所有神经。虽然一直以Omega伪装自己,但是因为出身世家再加上徐碧城的掩护,还从来没被其他Alpha这么对待过。

我只是装O!我真不喜欢Alpha啊!

唐山海心里哀嚎,蓄起全身力气再次朝陈深脚上踩去。

熟悉的疼痛惊醒了陈深,他倏地抬起头,看着对方涨红的脸,一双眼睛心虚的四处乱飘。

老子喜欢的是Omega!这只是误会!

 

在门口偷听的苏三省突然听到里面传来唐山海一声大喊:“让开!”然后就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他眼睛暗了暗,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卫生间大门打开的同时,徐碧城也带着一脸担忧从包间里走了出来。唐山海喘着粗气扶着门框,陈深跟在后面面露尴尬,想伸手扶,抬了几次,又缩回去。

徐碧城在看见这般情景,脸色有点发白。

站在包间门口的毕忠良递给陈深一个暧昧的眼神,你小子可以啊,通吃。陈深苦笑不言。

就在这空挡,刘兰芝也出来了,错过了刚才的暗潮汹涌,看到眼前的情景,只当是唐山海突然发情了,徐碧城过来扶他。

毕夫人一向善解人意,她红着脸问徐碧城,要不要直接在饭店找个房间。

徐碧城点点头,然后刘兰芝就唤来一个服务员,吩咐他准备一间上好的房间。徐碧城扶着气喘吁吁的唐山海看着毕忠良:“处座,山海这个情况,今晚怕是不能……”

 毕忠良一摆手:“碧城你不用担心,这不是有陈深和苏队长在么,有他们就够了。你和山海就好好的享受二人世界吧。”

徐碧城脸更红,她点了点头,便扶着唐山海跟着服务生离开了。

 

毕忠良看着二人离去背影,心中冷笑。他不是没考虑过,留个口子,只要徐唐二人一有动作,就直接就地抓获。但是揭穿他二人的身份和捣毁整个军统上海站相比,还是后者更重要,他必须确保情报不被泄露出去。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机会。如今陈深已经确认唐山海真的发情,失去行动力,而徐碧城过于软弱,为了保护唐山海,徐碧城断然不会离开,这二人已经失去了传递情报的机会。

陈深整理着衣服,余光看着毕忠良脸上的表情,心里一沉,手心里冒出一抹冷汗。

他和苏三省带着人在黑夜潜行,汽车的轰隆声被大雨掩盖,一点一点的接近那座建筑。

陈深气定神闲的喝着格瓦斯,扁头一边殷勤的为他撑伞,一边看着苏三省带着其他人把军统上海站的所在团团围住。这种事情他们一分队从来不争抢,听头儿指挥就对了。

苏三省垂着的雨衣袖子里握着枪,看着院内的人一步一步接近。送给76号的大礼就在眼前,他苏三省在军统被人踩在脚底下的日子就要结束了。然而就在这时院内二楼摆放的一盆盆栽突然从阳台摔下,陶瓷碎裂的声音穿透了厚重的大雨,清晰的传到了屋内。

一阵大乱。

枪声,雨声。

雨水,血水。

苏三省开枪击毙很多人,但是有更多的人被花瓶的碎裂声警醒,冲破了包围圈消失在夜幕之中。

陈深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吩咐扁头带着兄弟们好好追击逃脱的军统余孽,自己拿着格瓦斯坐在亭子里,悠哉悠哉的喝着。

苏三省回头死死的盯着他,充血的眼睛像毒蛇的獠牙一样,怨毒的目光仿佛要把陈深刮下几块血肉。

陈深向苏三省举了举手里的瓶子:“恭喜苏队长立下大功,抓了20多个人呢。处座肯定高兴,得了赏钱别忘了请兄弟们喝酒。”

苏三省静立片刻,拔腿朝汽车跑去。

“立刻回华懋饭店!”

 

徐碧城,一定是徐碧城!

唐山海被自己下了药,绝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跑到这里来通风报信,唯一还有行动力的就只有徐碧城了。

毕忠良看到苏三省表情的那一刻,就知道出了状况。他立刻朝徐碧城和唐山海的房间跑去,守在门口的属下看到他过来,立刻回答:“人没出去过!”

毕忠良不信,猛的踹开房门。待看清门内情形之后,心凉了半截。

只见徐碧城裸着背,薄被滑落至腰间,头发散乱,脸色潮红,满头大汗。看到毕忠良突然闯入,她惊叫一声,迅速拉起被子遮住自己,同时也遮住身下的人。

“处座!”

毕忠良一瞬间感受到了徐碧城充满怒意的信息素,在他试图看清楚床上另外一人时这种怒意变的更加浓烈。

果然多么弱的Alpha在自己的Omega衣衫不整时被别的Alpha看到,都会不由自主的宣誓主权。

室内充满了唐山海和徐碧城的信息素,紧随其后的苏三省不甘心,直接冲到床边,结果看到唐山海闭着双眼,额前的头发被汗水浸湿,双唇微张,喘着粗气,隐隐能看出藏在其后的小舌,没等他再看,徐碧城一拉被子,遮住了唐山海的脸,但是却不小心露出了唐山海的腰。

苏三省清楚的看到,那上面青青紫紫的痕迹。

 

听到关门的声音,唐山海终于可以从被子里钻出来,睁开眼深深的吸了两口空气。然后突然又迅速的闭上眼,徐碧城偷笑,从枕头边拿出一件睡袍,遮住身体。唐山海再次睁开眼,长出一口气,伸展四肢,瘫在床上,感到极度的疲惫。

毕忠良故意把房间安排在了三楼,虽然窗下无人看守,但是从这个高度跳下去的时候,唐山海还是崴到了脚。

他忍着疼痛,在大雨中拼劲全力奔跑,从各种小巷暗渠中穿过,拼在苏三省动手前隐藏在暗处用石头打破了花盆。

然后一刻不停,继续跑,脚踝处疼的钻心,雨水流进眼睛里生疼,药的副作用让他精疲力竭,每呼吸一次,都仿佛无数锐利的刺划破喉咙和内脏。背后响起的枪声让他感到害怕,他不敢回头去看究竟有多少战友能在这个恐怖的夜晚逃脱。他所能做的,就是不停的跑,赶在苏三省回来之前,赶在毕忠良察觉之前,回到那个房间。

徐碧城明白他的心情,她轻轻的拍着唐山海的胳膊,没有任何的语言,他们已经尽力了。

 

-TBC-


评论(37)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