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白

负能量转化¬_¬`中心

【林秦丨深海】未完待续

如果大宝和徐碧城互穿了 元旦番外篇

ooc属于我

如有撞梗纯属意外

============


入夜,河堤旁开始有零星的炮竹声响起,间或会有一两支廉价的烟花冲上黑漆漆的夜空,然后砰的一声炸开,又在人们的欢呼声中飞快落下消失。

后天就是元旦了,上海各大商行纷纷歇业休息,先施、永安两大商场12月底就宣布了自新年1月1日起“休假三天,四日照常营业”。

一个短短的假期,竟然有了过年的气氛。

徐碧城匆匆从一条暗巷里走出,抬头看了一眼灿烂的烟火,嘴角噙着笑,很是轻松自然的汇入观赏烟花的人群,一边仰头看焰火,一边靠近河堤。

又一枚烟花窜上夜空,光与影交错的瞬间,一柄带血的匕首在炮竹的掩护下,没入河水之中,踪迹难寻。

人群边缘响起了惊呼声,一些穿着黑色制服的人冲进了人群。

其中一个人一眼看到了徐碧城,迎头走了过来。

“巧了”扁头嬉皮笑脸,“徐小姐在这看烟花呢?”

徐碧城羞涩一笑,还没来得及回答,忽然感觉肩上一暖,只见一件簇新的狐狸毛披肩落在了肩膀上。

唐山海穿了时髦的新呢子大衣,一手环着徐碧城的肩膀,左右看看问道:“怎么?出事了?”

扁头连连叹气:“可不!兄弟们正喝酒呢,就听说特高课的高木被暗杀了,我们头儿也被一通臭骂,这不正带着人帮特高课四处搜人呢。”

唐山海眉头紧锁:“人找着了么?”

徐碧城也赶紧露出关切的目光。

扁头一脸丧气:“明天就是元旦,哪哪都是人,怎么可能找的到。可怜我们头儿了,值个班遇上这么大事儿……哎呦!”

还没等扁头发完牢骚,脑后就挨了一巴掌。

陈深揣着裤兜,嫌弃的看了扁头一眼:“我说死个日本人你搜这么尽心干嘛?吃多了撑的慌啊。”

扁头委屈:“这不是怕上头怪罪下来,咱吃不了兜着走么。”

陈深嗤笑一声:“说你笨你还真笨,刺杀事件发生在他特高课里面,日本人多疑,我们76号本来就不被允许在哪里安插暗哨,现在在他们死了人,关我们76号屁事。”

唐山海眉毛微挑:“陈队长说的在理。”

陈深嘿嘿一笑:“唐队长过奖。”

唐山海回以微笑,然后低头对徐碧城说道:“天晚了,我们回家吃饭。”

道别后,唐山海擦着陈深的肩膀走过,陈深清楚的听见那人压低声音在自己耳边说了一句:“火锅,完事儿快点回来。”

卧槽!

陈深咽着口水在心里骂了一句从林涛那学来的脏话。

 

 

折腾到快十二点,陈深才被毕忠良高抬贵手放回了家。

推开门,就看见屋子正中间放了个小炉子,上头搁了个大砂锅,里头的排骨露着头,汤快烧干了。

唐山海睡眼惺忪的捧着一小筐蘑菇有一下没一下的撕着,徐碧城枕着狐狸毛披肩在沙发上睡的香。

陈深看看这个,瞅瞅那个,然后从炉子边的摆满各种蔬菜肉类的小桌掐了一根香菜,悄悄的插进唐山海的发间。偷笑着看了好一会儿,十分懊恼这个时代没有手机。

陈队长看够了,猛的一拍唐山海的肩。对面的人立刻挺直了身板瞪大了眼,脑袋上一支香菜支棱着,晕乎乎的看着陈深。

陈队长伸手捏住结草卖身者光滑的下巴,一手摘下那支香菜,笑的不怀好意:“美人,以后就跟了本队吧。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唐山海抄起一根青椒,糊了陈深一脸。

徐碧城瞥了一眼,把脸往毛毛里埋的更深了。

 

锅子里又添了排骨汤,三个人捧着碗围着炉子等。

自从和林涛大宝在秦明家这么吃了一回后,唐山海就爱上了这个吃火锅的方法。

徐碧城吸吸鼻子:“我想吃甜不辣。”

陈深搅搅芝麻酱:“我想吃鱼豆腐。”

唐山海翻个白眼:“把蒜汁递给我。”想吃自己穿过去吃!

徐碧城啃着排骨:“我想我爱豆。”

陈深捞起一筷子牛肉放到唐山海碗里:“哟!你还有爱豆了?!”

徐碧城满眼放光:“去年在李大宝家看跨年晚会入坑的!我爱豆出场自带配乐!”说完就开始哼一剪梅。

唐山海表情复杂:“你的萌点还真特别。”

穿越经验较少的陈队长表示不懂不理解。

唐山海想起差点儿被活埋的恐惧,默默的使劲儿咬了一口毛肚,嚼烂了咽下肚。

 

一剪寒梅傲立雪中~

李大宝嘴里叼着酸奶哼着歌儿,秦明端着咖啡站在后面,隔着杯子里腾腾水汽翻了个白眼:“你跟徐碧城的爱好还真是一致,那个矮子有什么……”

李大宝刷的跳起来,插着腰义愤填膺:“你可以鄙视我,但不能侮辱我的男神!”

林涛捧着泡面吸溜一大口,一边了然的点头:“我终于知道你为啥能跟苏三省和平共处了。”

路过的谭局闻着红烧牛肉味儿眼睛一跳,在解剖室门口的走廊上吃加班饭,真是别致。

 

 

12点钟声响起,厚重而又响亮的钟声回荡在整个房间里。

徐碧城扒着窗户,看远处的烟火和低垂的夜幕,也看时间恩赐的奇妙旅程里,那璀璨烟花下的万家灯火,肆意狂欢。

那一场跨年,是她最美好的回忆。

一杯酒递了过来。

两个年轻的男人站在她身后,顶天立地。

唐山海晃晃杯子,陈深帮她倒了酒,他们一起说:“碧城,新年快乐。”

窗外,烟火落幕,茫茫大地,依旧是黑夜的主场。

徐碧城收回目光,举了举杯子:“山海,陈深,新年快乐。”

三只杯子轻轻的碰撞在一起。

敬老秦,

敬林涛,

敬大宝,

敬,我们用灵魂和信仰期待的光明未来。

 

砰地一声。

一个巨大的烟花在夜空中炸开,人群爆发的欢呼声从不远的街道上传来。

林涛起来拍了拍肚子:“看样子得热闹一夜,我带小黑出去转转,换其他人回来休息休息。”

秦明转身回到办公室里拿了一包东西塞到林涛手里,接过来一看,原来是十片篇暖贴。林涛笑吟吟的撕开一个贴在后腰:“一定把秦科长的关怀送达夜班小分队。”

秦科长回以亲切背影和后脑勺。

烟花燃尽后有片刻的黑暗,几秒钟后,夜空又被重新照亮。

秦明看了一会儿之后,拿着手里的咖啡朝茫茫夜空举了举。

黑暗无边,等光来。

干杯!

新年快乐!


(完)

2018我们继续!

新年快乐!




评论(27)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