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白

负能量转化¬_¬`中心

【深海丨ABO】你以为的不一定是你以为的

深海欢乐向

对,欢乐向,因为我不会写be……

如有撞梗纯属意外,还请见谅。

ooc属于我



01


摇晃着红酒杯,

李默群上嘴皮一碰下嘴皮,

就给76号塞进来一个二分队长。

 

毕忠良仔细的看完即将上任的二分队队长档案,唤二宝去通知大家楼门口集合,准备迎接新同事,让其感受到春风般的关怀。

处座轻咳两声,众人明白这是要发言的信号,纷纷簇拥过来。

毕忠良满意的点点头,说道:新同事是个Omega。

大家伙儿鼓掌:哟!

毕忠良又说:不过已经结过婚了。

掌声变得稀稀拉拉:切~

毕忠良再说:他的伴侣也是新同事之一,据说是个很个性的Alpha。

身边响起一阵嘘声。

陈深拎着瓶格瓦斯靠在一边看热闹。

 

不一会儿大门口进来一辆车,众人的目光被吸引过去。顿时齐齐倒抽一口冷气,只见驾驶位上不紧不慢的伸出一条着着西装裤的长腿,从略略露出的白皙脚踝开始,一条曲线从笔直的小腿延伸至腰跨,经过一处恰到好处的起伏后,继续向上蔓延绕过纤长的脖颈,最后没入乌黑的发。优美弯曲,缠缠绕绕,勾勾搭搭。

众人面上不说,心里和某处早已炸开了花,蠢蠢欲动,陷入旋涡不可自拔。

真真好一个诱人的Omega!

陈队长正举着格瓦斯的手顿了一下,和毕忠良交换了一个眼神,默不作声。

 

一时间空气有些灼热,76号众人忍住窥探Omega的欲望,好奇的去看坐在副驾驶上的人,究竟二分队长是何方神圣,能拥这样的美人。

 

又是腿先出来,一只高跟鞋踩在地上,露出一截光滑白嫩的皮肤。

众人:呃?

紧接着一位出水芙蓉般的妙人迎着微风,有些拘谨的站在刚才那位Omega身边,羞涩一笑。

一旁看热闹的陈队长噗的一声,满口格瓦斯喷了处座整个后脑勺。

徐碧城?

Alpha?

我日你仙人板板!

 


想看鲜花究竟插在哪坨牛粪上,结果没成想鲜花插在鲜花上。

还是一朵罂粟花,一支清水莲。

刚才还互相较劲的信息素瞬间熄了火,众人一致扭头看处座。

在今天之前76号唯一的Omega柳美娜善解人意的问道:毕处长,您是开玩笑的吧,这怎么看都是一对儿姐妹花啊!

处座撸了一把后脑勺的格瓦斯,甩甩手笑的和蔼:没错,就是夫妻。后下来的那个的确是Alpha。先下车的叫唐山海,徐碧城是他的丈夫。

众Alpha看着弱柳扶风楚楚可怜旗袍小妹妹:Σ( ° △ °|||)︴

再看看她旁边极品到只能骂脏话但是仍然高出她一头的Omega,顿时露出了同情的表情。

钱秘书:可惜了这么带劲儿的Omega,啧啧。

此话一出,众人对视一眼,再看向唐山海的神情就有了些不可言传的意味。

陈深抹了把嘴,看着周围人的动静,几不可见的皱了一下眉。

 


钱秘书是个人精,震惊了一会儿之后马上堆满笑容,巴巴儿的迎过去,抬手想跟唐山海握手,对方只是礼貌的点点头,并未伸手。

钱秘书心里有些失望,面上不露。立刻就调转目标紧紧的握住了徐碧城的手:哎呦我们新任二分队队长真是十分的有个性啊!你看,这,这一看就是真人不露相啊!

徐碧城吓了一跳,手一抽就想往唐山海身后躲。

钱秘书适时放开,心里感慨,这么胆小又娇弱的Alpha,怎么配的上旁边那位啊。

正想着,身后传来毕忠良的声音:反了。

钱秘书:啊?

唐山海微微颔首:幸会。

众人:啊?

毕忠良:你以为的不一定是你以为的,懂?

空气寂静两秒。

二分队队员迟疑道:是说那个大美人是我们队长么?

三分队举手:处座,三分队不能一日无主,现全体申请转入二分队!

一分队队员:处座!一分队也……

嘭!

一瓶格瓦斯砸过去。

唐山海听见动静,眼波流转,嘴角微微一挑。正要开口,却感觉到身边徐碧城身躯一颤,脸色煞白。

 

 

安顿好了徐碧城夫妇,毕忠良回了办公室,温上一壶小酒,饮了两盅,又把陈深叫来。

对着小赤佬阴不阴阳不阳的笑了一下,下巴一点桌上的档案:你怎么看?

陈深把档案转个圈儿,对着自己,仔细看了看上面的照片,啧啧两声:你觉得是哪边儿的?

毕忠良脸略微一侧,沉吟道:延安那边儿应该不会用美人计……日子虽苦,节操还是有的。

陈队长挑挑眉。

毕忠良继续:而且那么穷,也养不出这么鲜嫩多汁的人儿。

陈队长:……

陈队长嘿嘿一笑:看来还是个辣美人了。

毕忠良回以微笑,慢悠悠的开口:他们派唐山海来,我懂。问题徐碧城是个什么意思?这年头见多了装B的,明目张胆装A的还是头一次见。

陈深点头:可不是。徐碧城之前是我的学生,那会儿还没分化,我一直觉得她肯定该是个Omega。

毕忠良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哈哈一笑,站起身来转到陈深背后使劲儿一拍:原来是你的学生啊!不过老话说的好,女大十八变么。说不定就这么赶巧,分化成了Alpha呢!

陈深很坚决的摇头:重庆那边估计是觉得唐山海这盘菜太辣人,给配一碗清汤寡水平衡一下,她要是Alpha,我就是延安的……

毕忠良抬手拍他脑袋:这是什么地方!不能乱说话!

陈深摆了摆头,满不在乎:不是老毕你罩着么。

毕忠良在他身后踱步:那你说说,为什么说自己是延安的,而不是重庆的?

嗖的一下,一个巴掌伸到毕忠良鼻子底下:你说的,延安的穷啊!我晚上去米高梅,老毕你……

毕忠良看着他混不吝的样子好笑又头疼,打开抽屉拿了钱扔过去:给给给!怕了你了!

陈深嘿嘿一笑,得意洋洋的走了。

 


陈深右手拿着钱轻轻的敲着左手掌心,慢慢走着。

徐碧城要是Alpha,我就把格瓦斯带瓶吞下去!十瓶!


二分队队长办公室门口,一拨人发挥着特工最古老的技能——偷听。

没办法,谁让这样的AO组合大家头一次见呢。

一小半人是好奇,一小半人心怀鬼胎,想着徐碧城一看就不够A,美人如同守活寡,没准还有机会趁虚而入。

门没有关死,屋里的话大家听得还算清楚。

只听徐碧城说:昨天刚到上海,睡的还习惯么?

众人听着唐山海声音里似乎透着委屈:不舒服,疼。

众人惊悚:疼?什么疼?哪儿疼!!!

徐碧城的声音又传出来:我……我不是故意的!以后,以后我会多注意!

众人:……我去?

又是唐山海:我没怪你的意思。

众人:这么好看,还这么体贴,唉!

唐山海继续说:你夜里少来几次就行了,我受不住。

……

……

……

卧槽厉害了徐碧城!!!!

 

扁头震惊的下巴几乎掉到地上,突然肩头一沉,有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只见头儿站在身后,笑的嘴角弯弯,一个好看的猫弧。

扁头:头儿?

陈深:去给我拿十瓶格瓦斯。

……

……

陈队长内心狂啸,徐碧城你这几年吃了什么灵丹妙药练了什么黄瓜神功居然分化成Alpha了??!!

 


屋内徐碧城靠近唐山海悄声说道:陈深是我原来的老师,我怕他……

唐山海拍拍她的肩膀:没事儿,回头他问起来,你就说练了家传的菊花宝典。


-tbc-

今天终于考完试出来撒欢儿喽!

想我不!



评论(42)

热度(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