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白

负能量转化¬_¬`中心

【澜巍】力挽狂澜

镇魂网剧向
无厘头小段子
ooc属于我




01

赵云澜把沈巍和郭长城从地星救了回来,大家有了主心骨,一直紧绷精神的众人终于可以喘口气儿。

沈巍有居然有个弟。得知此事的特调处炸了锅,一群无八卦不成活,无八卦要成魔的各类生物在被夜尊摧残的千疮百孔后纷纷振奋而起致以亲切的问候:沈教授,你弟叫啥?

沈巍:沈面

众人:……

楚恕之:这名字咋这么不走心?

林静:难道是小名儿?

沈巍:小名儿是面面。

祝红:可爱的小名,那沈面真的是大名啊?

赵云澜:不,是花名。

众人:……

林静:那大名是?

沈巍:夜尊。

众人:……

桑赞:家、家门不幸啊……

沈巍:……

丛波:敢问沈教授,令弟这么中二您知道么?

沈巍:所以我把他关在天柱里面一万年。

众人:……

赵云澜:恕我直言,教育熊孩子易疏不易堵。棍棒教育会出大问题滴,你看看现在咱弟现在已经熊出地星冲向海星了。

祝红翻了个白眼:你还真不见外。

沈巍捂着小腹:其实我一直疏来着,抽空就下去教他念书写字儿。

赵云澜眉毛一挑:嗯,咱弟字儿写的确实不赖。

大庆想了想夜尊那几行鸡爪子,扭头问赵云澜:你又瞎了?

沈巍:本来疏的挺好,结果……

郭长城:结果又让赵处你给堵上了。

赵云澜一脸茫然:我没惹他啊!

郭长城:因为你拐了他哥。

赵云澜:……

大庆:为了世界的爱与和平,副处我忍痛决定赵云澜交给夜尊。

林静:臣附议。

楚恕之:臣附议。

祝红:臣附议。

丛波:太感动了,这是怎样一群脱离了低级趣味勇于牺牲的好同事!

赵云澜:大胆!扣光你们工资!


沈巍坐在窗边看着他们吵吵闹闹,一缕阳光透过窗户落在他的手上,轻轻握住,眼前的时光分外美好。




02
夜尊慢慢走进特调处,里面的人来去匆匆,没有人察觉异常。

他推了一下眼镜,嘴角显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在有人走过来的时候,又快速的调整了表情。

郭长城:沈教授早啊。

夜尊:早,我的小云澜呢?我有事儿找他。

汪徵愣了一下,抬手往里一指。

等夜尊的背影消失在赵云澜门口时,几个脑袋迅速凑到一块:那个不是沈教授吧?

楚恕之:我都偶像不可能这么萌!

汪徵:沈教授那么害羞,怎么可能说的出口。

祝红:沈教授要是能来一句小云澜~赵处非精绝人亡不可。

里面的赵大处长早就听见了动静,他偷偷拨通了沈巍的电话,按了免提,顺便琢磨着回头怎么能让沈巍也叫一声,夜尊就推了门进来。

赵云澜心里跑马,这高腰裤这大低领,不得不说沈巍兄弟俩长的虽然一模一样,但夜尊明显没有get到哥哥的穿衣喜好——西装领带三件套,能捂多少捂多少,高冷禁欲杰出代表。

赵云澜放完马,心头一动,回想起昨日小郭看的那一本《拯救大龄失足熊青年三十六计》,你们等着,且看我力挽狂澜!化干戈为玉帛!

赵云澜缓缓开口:呦!你今天这身儿衣服,好看啊!

果然对面中二青年眼神里闪过一丝欣喜,看来鼓励疗法是对的。再接再厉!

赵云澜啃着棒棒糖:沈巍啊,我觉得你还是找机会跟夜尊好好聊聊,把误会说开了不就好了?毕竟是亲兄弟。

夜尊看着圣器的双眼泛出一丝贪婪,突然听到赵云澜的话,缩回就要碰到圣器的手:什么误会?

赵云澜:哎呀,你就别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了,当初你是以为他死了才没继续寻找,被封印的时候我也看的清清楚楚,你跟着一起掉下去的,土里埋了一万年的滋味也不好受啊!跟封印有什么区别!好几次还差点被人踩死!

夜尊:谁踩的!!

赵云澜心想弟弟你这重点抓的……


电话另外一头的沈教授有点感动。


一句话出口,夜尊反应过来觉得自己怕是漏了馅儿,正要想个借口圆回来,突然有人闯了进来。

郭长城别别扭扭的从包里拿出一样东西:赵处,沈教授,你们昨天说要给夜尊选礼物,我想了想夜尊什么都不缺,就是字儿写的太丑了,于是我就买了好多本字帖。你们看能用上不?

赵云澜:……

夜尊:……

沈巍:……

夜尊:……夜尊的字真的很难看?

赵云澜:怎么可能!别听他瞎说,他懂个什么!咱弟的字自成一家充满童趣,有一种返璞归真的美感。是他们不懂的欣赏!

夜尊下巴一抬:你很有品味!

另一头的沈巍默默捂脸,赵云澜这张嘴啊!

赵云澜嘿嘿一笑,把字帖塞到他手里:不过艺多不压身,多学几种字体也是好的,给咱弟带过去吧,也是小郭一番心意。

夜尊:谁是你弟?

赵云澜特意挪到手机边,大声说到:你沈巍的弟弟就是我赵云澜的弟弟。谁让咱俩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呢。

外面偷听的众人:哎呦老赵你别作死!

沈巍直起身子准备随时瞬间移动过去。

夜尊背在身后的手已经开始蓄积黑能量,咬牙切齿道:那万一我弟弟不同意你跟我在一起呢?弄死你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赵云澜浑然不知的样子摆摆手:那不能,咱弟是个聪明人,他肯定怕我对你不好,但是弄死我了还怎么能证明我对你不好呢?得让我好好活着才能考察嘛。再说了,我死了,你多伤心。咱家面面这么懂事,肯定不会让你难过,对吧。

夜尊即将喷涌而出的怒火被一句“咱家面面”浇了个冷颤。

赵云澜又说:小巍啊,我记得你的异能是学习?

偷听的沈教授听了这个称呼瞬间红了脸。

夜尊回答:是又如何。

赵云澜噌的一下站过来:生孩子能学一下不?

沈巍:……

夜尊:还是宰了吧。

赵云澜挠挠胡子:而且没准儿咱弟也想要个小侄女或者小侄子呢,你说他想不?

夜尊:emmmmmm他想

沈巍:……

于是当天夜半时分,夜尊突然出现在沈巍面前,扯着胳膊就往外跑。沈巍诧异,等到反应过来,才发现已经被带到了龙城妇产院门口。

夜尊:学习一下,我想要个小侄女。

沈巍:……

弟啊,你还是给我一锥吧!这个我真学不会。





评论(66)

热度(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