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白

负能量转化¬_¬`中心

【深海】建国之前成个精 03


无厘头脑洞

如有装撞梗纯属意外

OOC 属于我


——————



03


李小男同志是个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虽然家里供奉着祖传保家仙。她盯着牌位自我催眠,虽然我每月初一十五焚香供奉偶尔跳跳大神,但那只是尊崇父母遗愿顺便伪装身份而已,和当演员是一个道理,我本人依然是无神论者李小男,毕竟跳大神的时候从来没见过黄大仙。可见这世上的确是没有妖怪神仙的。

苏三省隐了身盘在李家牌位上,看着李小男自言自语。两只小爪子托着头,眼前的姑娘怎么看怎么好看。他打定了主意,下一次小男再许愿,无论如何他也要现身改一改李同志的三观,以便以后进一步发展。

可能是苏三省意念太强,李小男居然有所感应,苏三省见状立刻凝神静气竖耳倾听。

只见她双手合什:黄大仙黄大仙,请你保佑我能和陈深白头到老,相亲相爱如我所愿……

苏三省:……

收回念了一半的现身咒,苏三省幽怨的抱着自己的牌位磨牙。想着正在吃大席面的唐山海和徐碧城,心情更差,不住想着:唐山海你一定要给我带个肘子回来啊!

唐山海和苏三省几百年的老朋友,每当一方意念过强的时候,另外一方经常能在很远的地方接收到信号。

唐山海举着红酒杯的手一顿,眼神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面前的大肘子上。

就算他几百年没跟活人打过交道,但是也明白眼前的场合不大适合打包。一道道美味佳肴只是点缀,酒才是真正的主角。

徐碧城眼神示意:怎么了?

唐山海不动声色:老苏让我们给他带个肘子回去。

徐碧城:……

坐在对面的陈深从一见面就对唐山海保持着密切的关注。至于自己曾经的学生徐碧城全程毫不克制的亲切老母亲的目光,他尽量无视。他眼见唐山海盯着肘子的目光愈加热切,心想人不可貌相,吃货不可隐藏啊!刚见面时这姓唐的还人模人样,现在这盯着肘子的小模样居然有那么一丢丢的可爱。

一场酒席下来,唐山海和徐碧城各得了差事,这也归功于徐碧城这个冒牌外甥女把李默群哄的毫无破绽。

陈深送二人回家,临走前拍了拍唐山海肩膀:我和唐队长一见如故,改天请你吃大棒骨。

白骨精只觉胳膊腿儿一起疼,面无表情的打发了他。

陈深最会察言观色,心想爱吃肘子的难道不喜欢啃大骨头?

陈队长很是体贴,车发动一半从窗户探出头:红烧排骨也行。

唐山海:……

唐队长不想说话,唐队长肋骨疼。

唐队长回到屋,才发现苏三省不在家。徐碧城略施法术,确定老苏还在李小男那。于是俩人一琢磨,饭后百步走,活到九万九,隐了身慢慢溜达到了李小男家。

走到半路徐碧城又发现苏三省又换了地方,原来是跟着给陈深送夜宵的李小男去了陈深家。

陈深家里,陈队长正扯着一件件衣服抓狂:小男你看看,我就说我家进了耗子!你看把我衣服全啃了。

隐在一边的唐山海看着隐在衣柜上面的苏三省:你干的?

徐碧城:瞅那牙印儿必须是他干的。

唐山海一时无语,又仔细看了看:你连内裤都咬啊……

苏三省:……

一时妒火上头,没看清啊没看清。


苏三省垂头丧气跟着同伴回了家。三只精全部现了原型挤在小小的窗户边吸收月光精华。

苏三省揪着尾巴毛,自己个儿咬牙切齿了一番,突然挠挠唐山海:老唐,你要是我兄弟,明天去了76号帮我削内个姓陈的!

唐山海:根据我做人时积攒的宝贵经验,陈深越惨,越会激发李小男的保护欲,适得其反。而且,你当徐碧城是死的么?

苏三省:碧城,我觉得你找错亲人了,你不是鸭子,你是老母鸡。

徐碧城:……

苏三省:那我该怎么办?本大仙清心寡欲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个姑娘这么顺眼。

唐山海:简单,赶紧给陈深找个对象。李小男自然就死心然后移情别恋了。

苏三省一听,觉得这个主意甚是可行。他连连拍着唐山海的脑袋激动不已。生生把白骨精的骷髅头拍进了胸腔里。

苏三省啃着爪子想着该怎么给陈深找对象以及找个什么对象。

徐碧城拔着唐山海的头,“啵”的一声,白骨精又变得丰神俊朗。

隔着几条街,陈队长看看柜子里的衣裳,想想老毕的大洋,再回忆一下今天唐山海的西装,对这个新来的同事更加有好感,我们俩居然穿同款!






评论(19)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