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白

负能量转化¬_¬`中心

【欢乐向】每天打开密道都有新惊喜 15-19


如果榜1遇见榜2……

无逻辑无厘头

ooc属于我

日常群像为主,少量【蔺靖】cp为辅,不喜误入。

 

     1-3           4-8             9-14


15

 

老阁主随父皇去的第一天,朕还活着,早上没吃下饭,中午没胃口,晚上看着元时喝了半碗粥,小孩子什么都不懂,真好。

 

老阁主随父皇去的第二天,朕还活着,早上依然吃不下,中午依然没胃口,晚上看着宁王叔啃了半个瓜,老爷子嘿嘿直乐,莫名其妙。

 

老阁主随父皇去的第三天,朕死了,饿的。濒危之际,幸亏庭生哥哥给我塞了一口榛子酥。唉,活着真好。


本阁主随景琰回来的第一天,胖的蔺晨在吃粉子蛋,还吐槽靖王府粗茶淡饭上不了台面。

 

本阁主随景琰回来的第二天,胖胖的蔺晨在鼓动小飞流把靖王府的梅花摘了个遍,完了还嫌弃景琰不会种花种类太少管理不善。

 

本阁主随景琰回来的第三天,胖胖胖的蔺晨用树叶编了个尾巴让平旌唱歌跳舞,然后又说你看这个姓萧的多才多艺,那个要啥没啥只有颜。

 

萧景琰:……


老阁主:……我特别想打死我自己怎么办?

 

萧景琰:你要对自己有信心,虽然现在的你挺混蛋,但是几十年后的你仙风道骨,本王很是喜欢。

 

蔺晨:艾玛,人家顶多喜欢个大叔,靖王殿下喜欢大爷!

 

老阁主:你大爷!

 

萧景琰:……

 

萧平旌:我觉得不用我做什么,陛下和元时都足够安全。

 

 

16

梅长苏听说平旌会跳舞,喝完了药行完了针然后叫他再跳一段。

 

看着这孩子两手攥着红手绢儿踩着十字步,脸笑成一朵花跳的喜气洋洋,梅长苏终于明白了刚才景琰为什么欲言又止。

 

老阁主:这是我带着平旌游历北方时学到的一种舞,多年下来,平旌这孩子已经学到了精髓。

 

梅长苏看看了旁边早已呆滞的庭生,心想不用担心他以后会有二心了,真图谋不轨的人,哪能能养出这么喜庆一儿子。

 

萧平旌:表叔公!我还会唱歌你要听不?

 

梅长苏:蔺晨说他多才多艺,没准这孩子歌唱的不错。

 

老阁主:以琅琊阁的信誉作保,平旌唱的确实好。

 

蔺晨:难得我们意见一致。

 

萧景琰:你们当真的?

 

梅长苏:唱吧。

 

萧平旌:一个家,爹爹哥哥嫂嫂冬青和管家……胖阁主瘦阁主爷爷讲的故事隔种嗝样……

 

梅长苏:……晏大夫,我还能抢救一下。

 

小庭生:这是谁家的傻儿子?

 

萧景琰:……

 

萧平旌:咋滴庭生弟弟不好听么?

 

小庭生:这词儿谁写的,咋还带方言呢?

 

萧平旌:小时候我爷爷特意给我写的。

 

小庭生:那你爷爷挺没文化的。

 

萧平旌:可不咋滴。

 

梅长苏:景琰你看,这孩子果然不能要了。

 

萧景琰:……

 

长林王府

 

萧平章:父王你怎么了?

 

老王爷:突然觉得背后一阵寒气袭来。

 

 

17

 

小庭生和两个兄弟做完功课后,窝在角落里聊天,一阵微风拂过,吹落桃花片片。


小路原看着桃树出神,突然说道:咱们三个拜把子吧!


萧平旌突然插嘴:我看行。以后庭生弟弟的孩子和路原弟弟的孩子可以结为兄弟,和林深弟弟的孩子结为夫妻。


小庭生:为啥不是和路原的孩子结为夫妻,和林深的孩子结为兄弟?


萧平旌:那就乱套了。


小庭生:???


小路原:???


小林深:???


萧平旌:我刚刚买了点心,林深弟弟你吃。


小庭生:平旌哥哥为啥对林深这么好?


蹲在墙头看热闹的老阁主:因为他图谋不轨。


老阁主:不过你居然知道林溪就是你未婚妻?


萧平旌:呵,不是所有姓萧的都认不出姓林的。

 

隔壁正在认真翻看《翔地记》的靖王殿下狠狠的打了个大喷嚏。

 

萧平旌远远看见蒙挚来了靖王府,还不等萧景琰吩咐,他就殷勤的忙前忙后,烹茶让座。


小庭生好奇:平旌哥哥为啥对蒙大统领也这么好?


萧景琰:替他兄弟图谋不轨。


蒙挚:???

 

以为这个老阁主是那个老阁主的小庭生:那为啥老阁主对靖王殿下也非常好?


萧平旌:替他自己图谋不轨。


萧景琰:???

 

小庭生:那为啥老阁主那么嫌弃蔺少阁主?


觉得这个误会甚是不错的梅长苏:这天下有哪个爹不嫌弃儿子的。


萧平旌:dei。


萧景琰:dei。


小庭生:少阁主真可怜,以后我如果有了儿子,一定全心全意爱护他,绝对不嫌弃。


萧平旌:……您这誓言的范围不包括亲生的是吧?

 

 

18

待了些时日后,萧平旌有些想家。老阁主捋捋胡子说我也有些想景琰了,我得回琅琊阁陪陪他。


自从知道老阁主和皇爷爷的关系之后,萧平旌就一直很好奇,老阁主为什么最终同意皇爷爷葬在了皇陵,只在琅琊阁立了一座衣冠冢。


老阁主一边修剪着靖王府的花草一边答:景琰是皇帝,不葬皇陵葬在哪?


萧平旌:可是……


老阁主:人啊,珍惜活着的时光最重要。


 

19

一夜之间,老阁主和萧平旌消失不见。


萧景琰看着新植的花草,轻轻一笑,唤了庭生过来嘱咐日后好好照看。


飞流在梅长苏床头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白玉瓷瓶,里面东西倒出来,放在嘴里嚼了嚼,立刻呸呸吐了出来,苦上蹿下跳。

 

萧平旌从密道出来,和亲爹确认了一下眼神,便乖乖的自行去跪小祠堂。老王爷想了想儿时发下的誓言,冲动之下准备阻拦好好父慈子孝一番。正想开口,脑海中突然想起一声声“平旌哥哥”,瞬间怒火冲天,还是很嫌弃怎么办?

 

老阁主可呵呵的看着萧庭生一脚吧儿子踹到了小祠堂,然后整整衣冠恭恭敬敬的递过来一个黑色匣子。


老王爷:这是前几日秘密送来长林王府的,来人不肯表露身份,只是说是这个匣子十年前已经封好,遵从先人遗命近日送来长林王府,等老阁主从密道出来,转交给您。


老阁主眉毛一挑,抬手打开了盒子。只见里面放着一个白玉瓷瓶,瓶子下面压着一封书信,时日已久,有些泛黄。


打开书信,上面端端正正的写了两个字——太苦。


蔺晨合上盒子哈哈一笑。


矫情。

 


评论(30)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