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白

负能量转化¬_¬`中心

【欢乐向】每天打开密道都有新惊喜 9-14

如果榜1遇见榜2……

无逻辑无厘头

ooc属于我

日常群像为主,少量【蔺靖】cp为辅,不喜误入。




9

老阁主到达长林王府已是深夜,萧平旌得了林奚的传话正准备赶去济风堂,走在廊下,远远看见须发结白的老阁主站在墙头望着院落一角。萧平旌顺着他的眼神看去,只见年轻了数十岁的皇爷爷正在认真的读着近期军报。

萧平旌回想起早些时候,父王曾问皇爷爷,要不要将这数十年的国家大事一一整理呈给他详看。

萧景琰:未来之事看它作甚,我萧景琰只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便问心无愧。

说的真好,萧平旌想给皇爷爷投喂榛子酥。

胡思乱想的了一番,再看去老阁主居然还是一动不动。

萧平旌心想,此时老阁主的心情大概十分矛盾,曾经的、已经逝去的恋人突然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但偏偏此时的靖王殿下跟他又并不是那个跟他相知相守的萧景琰。忍不住想要靠近,却又怕唐突了那人,老阁主的复杂心情,可想而知。

萧平旌:没想到老阁主也有这么稳重的一面……

还没等他感慨完,房顶上的老阁主嗖——的一下,就蹿到了萧景琰身边,一把折扇轻轻挑起对方下巴,一声“美人”唤的千回百转。

萧平旌:……臭不要脸!

父王曾经讲过很多皇爷爷的故事,在萧平旌的印象里,年轻时期的皇爷爷是个不要怂,直接干的耿直汉子。霓凰奶奶当年被下药,彪悍的皇爷爷差点儿直接宰了当朝太子。那么现在眼下,皇爷爷本人被调戏……萧平旌心想林奚也不会有什么大事儿,于是暗戳戳的蹲下身躲在角落里准备看一场真·汉子靖王殿下大战老·不羞琅琊阁主。

萧平旌暗暗使劲儿:上啊皇爷爷!

好像是听到了萧平旌的心声,萧景琰盯着蔺晨看了半晌,突然手上微动。

萧平旌心提到嗓子眼儿:哦哦哦,快打起来了!

萧景琰:确认过了,这么瘦,一定不是蔺晨。

老阁主:……

萧平旌:……



 
10

挂念林奚的萧平旌急匆匆的赶往济风堂,没等林奚开口说话,自己倒豆子一般的把最近的事情说了个清清楚楚。

萧平旌:老阁主真不要脸。年纪这么大了还调戏良家王爷。

林奚:……

萧平旌:哎对了林奚,这么晚了你着急叫我有什么事儿?是不是想我了?

林奚:……

萧平旌:想我就想我嘛,反正我一直都挺招人想的。
林奚:你也挺不要脸的。

萧平旌:……

林奚:有热闹你怎么没看完就过来了?

萧平旌:他俩的事儿没你的重要。

林奚:哦?

萧平旌:嘿嘿,人家俩人关门进屋了,我想看也看不着啊。

林奚:……

萧平旌:然后我怕皇爷爷吃亏,走之前派人通知了我爹和我大哥。

林奚:我给你准备点儿药吧。

萧平旌:为啥?

林奚:我怕老阁主回头打死你。

萧平旌:……
 


 
11
 
老阁主:……

老王爷:……

萧平章:……

萧景琰:???

得知这个如谪仙般的老者居然真的是蔺晨的时候,靖王殿下感慨万分:时间真是神奇啊~

老阁主:……

但是就好像被拐的孩子突然见着了娘,穿越多时的靖王殿下终于见到了熟人,心中还是十分激动的。虽然他跟蔺晨之前只有数面之缘,互相不怎么待见,但是此时此刻看着分外顺眼。聊的正欢时,长林王父子一脸忧心忡忡推门而入,于是就有了前面的大眼瞪大眼。

先于圣驾赶来的荀飞盏打破了僵局:老阁主,陛下托我给您带个话儿。

老阁主:哦?

荀飞盏:看在他这十几年来兢兢业业为国为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儿上,切莫提前下手,给他一个机会。

老王爷:……

萧平章:……

老阁主:哼。

萧景琰: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老王爷:咳咳,父皇,陛下的意思是给他一个来见您的机会。

萧景琰:那提前下手是什么意思?

萧平章:是说先不急着让老阁主想办法送您回去,您有一个儿子在路上。

萧景琰:哦……

总觉得哪里不大对。

老阁主:哎呀呆呆的景琰真可爱。
 
梁帝:再快点儿!

元时:父皇您别着急,皇爷爷在大伯父府上,马上就能见到了。

梁帝:不能不急啊,再晚一会儿,这世上怕是没有朕的存在了。

元时:???

老阁主:这皇帝慢吞吞的,景琰啊,不妨你我二人先一起进密道看看?等你儿子来了之后,再出来不迟。

老王爷:还是等陛下到了……

萧景琰:行动如此迟缓,哪有一点儿本王的样子!来了就让他等着吧!

老王爷:……弟,哥哥只能帮你帮到这了。


 
12

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天光渐亮。

梁帝:……我父皇呢?咋还没出来呢?

荀飞盏和萧平章一起把密道摸了个遍,一个人影都没有。

萧平章:看来,皇爷爷和老阁主,一起回去了。

老王爷:这几天,父皇在密道里走了无数遍都没能回去。没想到老阁主一来……

梁帝沉默半晌,突然抬手摸摸元时的头:元现啊,从现在开始你要珍惜剩下的时光。

元时:父皇?

梁帝:人世无常啊!说不准咱俩啥时候就消失了。

元时:……那我明天能休息一天不念书么?

梁帝:不能。

元时:……




 
13

萧平章:父王,平旌不见了。

荀飞盏:周管家不是说他去济风堂了?

萧平章:周管家说他昨晚早早就回来了,但是一大早的,又不见踪影了。

老王爷:……陛下,此事或许还有转机。

梁帝:哦?

老王爷回想了一下刚刚突然出现在大脑里的陌生记忆,握紧了烧火棍:我知道平旌去哪了。

萧平旌深夜从林奚处回来,翻墙入院时,远远的看见父王和大哥正出门迎接陛下和元时,他本想跟着过去,结果看见老阁主和皇爷爷单独待在屋内,有些不放心。

等进到屋内,只看见二人消失在密道入口的背影。

萧平旌紧紧跟上:大哥大嫂的事情不急于一时,为了元时,我得看着老阁主。

走着走着萧平旌发现四周的情况有些不太对劲,这条密道这几天他走了无数回,这还是第一次发现密道尽头如此干净整洁,没有一丝灰尘。

难道?

轻轻推开尽头的大门。只见一个蓝衣少年正在认真的插花,看见他出来,突然瞪大了眼。

萧平旌嗷的一声飞扑上去:飞流伯伯!

蓝衣少年蹭的钻到梅长苏背后:苏哥哥!怪人!孩怕!

刚刚坐稳准备给梅长苏讲述这段奇异经历的萧景琰:……这倒霉孩子咋也跟过来了呢?



14
 
靖王府

萧景琰:庭生啊……你觉得平旌这孩子如何?

小庭生:平旌哥哥挺好的!

萧景琰:你叫他……哥哥?

小庭生:昂,他让我这么叫的。

萧景琰:……

小庭生:平旌哥哥哪哪都挺好,就是教我功课时半句夸奖都没有,全是提点了。

萧平旌:嘿嘿嘿。


苏宅

仙风道骨的老者一脸高深莫测的对着正在吃粉子蛋的蔺晨说道:不要总想着吃!有些事儿得抓紧啊~

蔺晨:……你Sei啊?



 
 

评论(29)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