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白

负能量转化¬_¬`中心

【林秦】城隍娶亲丨建国之后不许成精番外

 这一篇是之前放在本子里的,今天贴出来给成精一个完整的结局吧!

ooc属于我


【林秦】建国之后不许成精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番外一:【林秦】建国后不许成精番外篇——黄泉旅行社

番外二:【林秦】建国之后不许成精双十一番外篇

【林秦】警花和警草


丨城隍娶亲丨

 

 

01

 

林队长突然冒出个爹,大伙儿猝不及防。

一直以来,林队长的日常不是抓罪犯,就是在抓罪犯的路上,剩下那一点点时间,就全都耗在了隔壁秦科长身上。日程挤的严丝合缝,简单的令人发指,丝毫看不出还有其他家庭生活这一项。

于是乎,长得跟儿子没有一丁点相似的林爸爸出现在警局门口,给林队长送汤时,整个警局都恍惚了,原来,林涛也是有爹的。

站在窗户边往外看的谭局咔嚓捏碎了一个茶杯,进来汇报的李大宝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也好奇的来到窗边围观——苍了天了!

此时休假的林涛正拉了秦明在超市里转悠,寻思着给未来丈母娘和老丈人买点什么礼物,才能免去一顿胖揍。

林涛冥思苦想,这些俗物怕是入不了老丈人的法眼,听大宝说上次老两口在鬼屋玩儿的挺开心,要不然就送一张地府“十八层地狱大冲关”的终身通票?

正想着李大宝,李大宝的短信就来了,寥寥几个字,简明扼要,直入主题:恭喜你,有爹了。

啥?

城隍爷一头雾水。秦明见状,凑过来一看,然后默默的拿出钱包:“需要给你爹买点什么?”

林涛:“……”

他林涛地府当差几百年,人间的亲人早就投胎转世不知多少次,哪里来的混账敢给城隍大人当爹?林涛怒气冲冲的奔回警局,心里想着要是见了那个冒充自己老爹的人,本城隍飞身过去就是一个……90°鞠躬。

“老老老爸!您来怎么不提前通知一声呢呵呵呵呵呵。”林涛猛的刹住车,满脸堆笑挤出一堆褶子。

林爸爸一脸慈祥的抬抬手里的饭盒:“找老牛借了点材料炖了锅汤,给你送来尝尝”,说罢还一脸神秘的朝林涛眨眨眼。

秦明蹙眉,偏头问十分恭敬的站在一边的李大宝:“这位以前我认识么?”

认识,太认识了,前阵子你还天天想投诉他呢。

林涛表情十分复杂的接过饭盒,啧啧找牛头要的食材,他一点都不想知道那是用的哪个部位熬的汤。

林爸爸走到秦明面前,仔细打量。秦明几次想炸毛,但是一想到这是自己未来老丈人,生生的把火气又压了下去。

林爸爸终于看够,七分欣慰三分感慨,他抬起手拍拍秦明的肩:“好孩子,彩礼钱要多少?”

秦明:“……”

林爸爸:“话说在前面,人民币没有,黄金白银管够。”

秦明:“……”

众警察:“没想到林涛还真是地主家傻儿子。”

林涛:“……”

 

02

 

池子递过一杯咖啡,又十分善解人意的剥好一大盘子虾球推到秦明面前:“别气馁,虽然咱穷拼不起彩礼娶不了林涛,但是你还可以嫁啊!”

秦明:“……”

林涛:“老秦你别听她瞎说,我才不会在意谁娶谁嫁呢。”

大宝:“嗯,你只在乎谁上谁下。”

秦明:“……”

池子:“我有个问题。”

孟女:“讲。”

池子:“他们俩以前在地府,为爱情鼓过掌么?”

大宝目光闪烁,孟女装聋作哑,林涛狂使眼色,秦明面露疑惑,池子乖巧等待。

林涛:“咳咳……这不废话么,我驾过的马车比你磨过的咖啡豆都多!”

少说磨了几万颗咖啡豆的老板娘听完林涛的话,痛下决心:“秦小明,我知道好几个帝王陵墓的位置,咱们去搞点宝贝挣钱娶林涛,你以前太辛苦了。哎呀不行,我现在去给你煮碗红豆汤补一补。”

秦明:“……”

 

 

 

03

 

无往不利的阎王爷,最终还是再秦明父母处碰了个大钉子。

经受了林涛就是当年的黑无常,还是现任的城隍爷,又要和自己儿子结婚三重打击之后,秦爸爸秦妈妈表示,地府套路深似海,不如带儿回山去砍柴。

秦爸爸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林爸爸”:“你真是林涛的父亲?”,毕竟林涛都能从人类小警察一路飙到妖精准儿婿,这位自称林爸爸的人身份自然不得不怀疑。

阎王爷叹口气:“好吧,我不是他爸。”

你看看!

阎王爷:“我是他干爹。”

秦妈妈:“……我没有想多。”

整日周旋于各路冤魂厉鬼妖魔仙君的万金油阎王爷搓搓手,十分诚恳的表示,如果找个双方都能信得过得人来当担保人,能否再给林涛一次机会?

十分疼爱儿子的秦爸秦妈斟酌再三,同意了他的提议。

 

04

唐山海还是第一次接到阎王爷的电话,觉得十分新鲜。

阎王爷:“民国的时候,你是不是有个小跟班是个手术刀精?”

唐山海嗯了一声:“德国进口妖精。”

阎王爷:“现在我下属要娶他儿子,但是中间有一点误会,你能不能从中说和一下,小黄鱼嘛,好说好说。”

电话那端忽然沉默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唐山海才问道:“小刀子叫啥?”

阎王爷:“秦明。”

电话那端另一个男声响起:“阎王老儿你是不是忘了,小刀子当年是我养活的?”

阎王爷心中猛的一惊:“唐山海你什么时候跟剪子精混一起的?民国时期公务繁忙,本君一个不察,你俩就暗度陈仓了。”

陈深:“你老年痴呆了么?当年你当三分队队长的时候,我俩就在一起了!”

阎王爷心下悲愤,那时白天伪装当汉奸兢兢业业,晚上疏导人间怨气专心致志,一心全扑在工作上,从未考虑个人问题,没成想这俩居然有了猫腻。说好了三人一起走,为啥把我留下当单身狗?

唐山海心有不忍,对着电话说道:“小男在月宫开了个兔子养殖场,人手不够忙不开,不然你去帮帮忙?”

 

05

 

唐山海的出现,化解了秦爸爸的不满。池子友情提供场地,双方长辈终于能好好的坐在一起商量婚礼事宜,地府和妖界近百年来首次联姻,必须要好好准备,不能让人看了笑话。

秦明面无表情的坐在角落,看着众人忙的焦头烂额。林涛紧紧攥着他的手,生怕秦明一个不耐烦临场退票,半路逃跑。

梳理流程的陈深提问:“谁来当证婚人?”

唐山海沉吟道:“老苏身份是可以,但是他是婆家长辈,当证婚人不合适。”阎王爷听了面露遗憾。

“陈深你救过秦明帮他养魂,按理说也能当得,但是你跟我一起,应该算娘家人。”唐山海继续说道。

陈深挠头:“找谁合适呢?”

“那当然本局了。”

谭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餐厅中央,圆圆的脸上挂着一丝难以捉摸的笑容。

林涛和秦明神经瞬间紧绷,急忙扫视一圈,好在一众妖魔鬼怪警惕性很强,没有露馅儿。阎王眯了眯眼,这个圆脸看起来有点眼熟:“你是哪位?”

林涛跨出一步,正要介绍:“这是我们局……”

“朕乃太上开天执符御历含真体道昊天至尊玉皇大帝。”

谭局微微一笑,走到秦明面前轻轻的拍了拍他头顶,而后回身对众人说道:“你们一般习惯叫我,玉帝。”

 

 

 

 

06

七月十五,城隍娶亲。

吉时已到,忽闻马蹄声疾,奈何桥畔观礼的妖魔鬼怪抻着脖子望向来路,准备一睹新郎官林城隍白马金鞍的风采。

李大宝特地推了伴郎伴娘的差事,扛着秦爸爸改良的录像机,时刻准备着录下这重要时刻。声音渐近,李大宝心中激动万分,镜头牢牢的对准方向——

只见白色骏马之上红衣翻飞,艳如烈火,翩翩驰来,惊掉一地眼球。

“开什么玩笑!”

李大宝稳住扛机器的手,差点砸了脚。

马上之人凤目微斜,下巴轻抬,带着一丝骄纵。

“怎么,有意见?”

说话纵马而去,只留一个任性的背影。李大宝扛着摄像机猛追,边跑边想,要不是握着缰绳腾不出手,老秦刚刚肯定要来个标志性的反手叉腰,瞧给他嘚瑟的。

一飘吃瓜妖魔鬼怪瞠目结舌,呆傻半天,纷纷掏出请柬确认,今日是究竟是秦法医娶亲,还是城隍爷嫁人。

占据高处围观的陈深得意万分,看来自己的接发水平还是不错的,秦小明长发红衣,十分养眼,古代婚礼的想法果然靠谱。不过嘛……

陈深:“山海,我们要不补办个现代婚礼吧?现在人间流行一个新式婚礼,十分有创意。”

唐山海看的专心致志:“什么?”

陈深老脸一红:“裸婚。”

唐山海一脚踹下:“滚!”

孟女擦擦冷汗,看着滚下山坡的剪子精,默默无言,裸婚不是那个裸啦大哥!

骏马骄行踏落花,不消片刻,秦明便来到林涛以前居住的木屋之前。把着大门的池子雄赳赳气昂昂的朝秦明伸手:“不管你们谁娶谁嫁,我都是娘家人,给红包!不给不让进!”

秦明下马,终于得空插会儿腰:“要多少?”

池子:“黄金100两!”

秦明:“太贵,人民币100行不行?”

池子:“行。”

跑的气喘吁吁的李大宝看着乐颠颠捏着100块钱的池子无语凝噎,后槽牙你的节操呢?

秦明站在门前,看似依旧面瘫淡定,但是心中却早已如沸水般翻腾不已。深深的吸了口气,他抬起手,轻轻的推开眼前的木门。

木门半开,秦明眼前一花,不及反应就被屋内的人拉了进去。

咔哒一声关门落锁,干净利落。

秦明被人紧紧抱住,挣扎不得。两人额头顶着额头,鼻尖挨着鼻尖,呼吸之间,缱绻缠绵。

林涛轻笑一声:“主动送上门来,有劳了。”

门外李大宝欢快的喊了一声,送入洞房~

 

 

07

大红喜服层层叠叠,剥去一层,那人强撑着的淡漠面庞便红上一分,挣扎也更激烈了一些。林涛紧紧扣住双手将人压在门板上,另一只手上下纠缠,轻拢慢捻。秦明被压制着,胸腔里的空气似要被全部挤压出来,艰难的一呼一吸之间,满是灼热的欲望。忽然身前一轻,却是林涛微微撤了几分,未等秦明喘息,温热湿润的双唇便从额头眉心一路向下,狠狠的覆在他唇上,厮磨吸咬,呼吸交融。

红色喜服堆在臂弯,更衬的肌肤似雪,黑发如墨。红白黑揉在一处,冲击着林涛的神经,自腹部涌上的热流激的人全身血液沸腾翻滚,升腾的热气灼了人的心智,云里雾里,混沌一片。

手划过起伏的胸膛,作怪的轻轻一捏,引来唇边一阵剧痛,咸腥的味道迅速的在口腔蔓延开来。林涛低低一笑,退开一些,抵着秦明鼻尖:“脾气还是这么大。”

秦明气喘吁吁,平日里刀光森森的双眼浮起一层媚红,勾魂摄魄。林涛一时被诱惑,制住秦明的力道松了半分。秦明目光一闪,猛的发力往前一推。等反应过来,他已经被秦明压倒在床铺之上。

从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秦明低垂的带着一丝戏谑的目光。

秦明一手戳着林涛胸膛,一边善解人意状的开口:“城隍大人是第一次,不如我来。”

林涛脸一黑,握住撩拨点火的手:"你想起来了?"

秦明不置可否,甩了林涛的手就开始努力耕耘。

林涛灵光一闪,想起了谭局脱了马甲之后在秦明头顶那轻轻一拍……

伏在身上的人还在辛苦劳作,忙的大汗淋漓却不得章法。难得这祖宗如此主动,林涛偷笑着,枕着胳膊,悠哉悠哉的享受起来。

如此折腾半晌,林涛一把箍住他,忍着笑意说道:“秦科长辛苦,力气活儿还是交给我吧!”

感受到了林涛的嘲笑,秦明咬牙切齿:“我对人体结构比你了解!”

林涛忙不迭的点头:“是是是,那秦科长不妨指教一下,这个部位叫什么?”话音未落,一只手便从腰间滑落,扣住了那脆弱所在。

秦明一下子绷紧了身体,不敢动弹。隐在衣服下的手一寸一寸的研磨,陌生的快感折磨着他每一跟神经,让人恐惧,又让人沉沦。

脖颈处一阵微凉,忽又一阵炙热。致命的喉结被吮住,柔软的舌头和锋利的牙齿轮番攻击,秦明轻哼一声,被迫仰起头来。城隍大人细细的吻着,手下也不停一刻,抵在秦明耳朵边折磨着:“秦科长,这是哪?”

上下致命之处都被人掌控住,秦科长依然顽固不化:“闭嘴!”

死撑的模样愈发勾人,林涛噗嗤一笑,手指沿途而巡,惹了秦明一串呻吟,最终没入神秘之地。

“秦科长不说,那本城隍就只能自学了。”

修长有力的手指在紧涩的甬道里探寻,左冲右突,曲伸勾挑。秦明觉得腰身一软,被林涛揽在怀里,再也无力逃脱。

感受到手上一片黏腻,林涛慢慢的抽出手来,秦明微微一颤。没等他意识回笼,自己已经被轻轻抱起,又缓缓放下——

秦明呼吸猛的一窒,那处火热已经抵入深处。潮起潮落,一起一伏,浪花裹着最后一丝意识,奔向远处。

清风送入,已是一室春光好。

细浪千里的忘川河畔彼岸花齐齐盛放,诡谲华丽。长离摇曳其间,如同新人红衣上闪烁的宝石,炫目夺目。森罗地狱被炙热的地狱流火映红,一层一层好似鲜艳的红绸从上到下,蜿蜒盘曲,直达无间。地低深处喷出的岩浆,焰火一般射向地狱穹顶高出,待到力竭,便嘭的炸开,从天界飘落下来的灵花裹在其中,花香明动,缤纷各异。和红色的火焰一起照亮了寂静数百年的地狱天空。

奈何桥边,百鬼齐聚,手执旗锣,恭贺城隍大婚!

 

 

07

谭局坐在阎王殿中,探听着远处的热闹。聚精会神听了半天后,忽的一笑,

“礼成了。”

正在回看录像的大宝听了谭局的话,头埋的更深。天界的人都是这么不要脸么?偷听人窗户根儿都这么理直气壮。

阎王满脸戒备:“刚刚天界传来消息,玉帝明明尚在天宫,你是哪里来的妖魔居然胆敢冒充玉皇大帝!”

谭局一脸悲愤:“唉,我是你们隔壁时空的玉帝,来找我天庭警花警草两位仙君,怎奈下界之时被阎王坑害,穿越了不说,样子还变丑了。朕回去之后,定要他好看!”

和隔壁坑害玉帝的阎王长得一模一样的老苏,沉默了。

 

-完-


最近杂事繁多,等处理完毕之后,会努力填坑的。

希望大家还记得这篇……


评论(12)

热度(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