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白

负能量转化¬_¬`中心

【深海丨ABO】你以为的不一定是你以为的 03

无厘头欢乐段子

ooc属于我

如有撞梗纯属意外

双a预警……


03



76号这几天发生了两件事。

一件小事,准三分队长推迟上任时间,不知道上哪搞事去了。

陈队长一听,特别开心,相亲什么的,最烦人了。

一件大事,一分队长闹市遇袭,车毁人伤。

送走了来探病的徐碧城夫妇之后,陈队长捂着脑袋躺在病房里,长叹一声,乐极生悲啊乐极生悲。

门外,徐碧城把唐山海堵在楼梯拐角,一张小脸板的严肃:你为什么要暗杀陈深!

唐山海理直气壮:他本来就在暗杀名单上啊?只不过原来我是打算先勾引,再下手。谁知道他喜欢Alpha,那我只能进行第二环节。殊途同归嘛,反正都是要死的。

徐碧城:你这也太冒险了。

唐山海心头一动,拖长了声音说道:你——不会喜欢他吧!希望你明白,你我二人都是带着任务来的,不能任性。

徐碧城否认。

唐山海不再纠缠,两人从角落出来,走了两步,唐山海突然停下,转头盯着徐碧城。

徐碧城让他看的发毛:你……

唐山海看了一会儿,露出一个极为优雅的笑容。

徐碧城眼皮一跳,只听唐队长好听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我认真反省了一下,对陈深的暗杀行动确实太过冒险。

徐碧城点头:你明白就好。

唐山海:所以还是原来的美人计妥帖稳当,既然陈深喜欢Alpha,那就劳驾碧城你替我执行引诱的任务吧。

徐碧城:……

唐山海:为了党果,牺牲一下。

徐碧城:……其实我还有一个计划。

唐山海:哦?说说看。

徐碧城:还不够成熟,我再考虑考虑。

 

 

为了庆祝陈深出院,唐山海和徐碧城特地在红灯笼湘菜馆摆了一桌酒席。

陈深忌口几日,嘴里早淡出鸟来了。也不客气,拿了菜单一划拉,满满的一桌就上齐了。

唐山海看着满桌子的辣椒,脑门直冒虚汗,嘴里还停不下来,吃的极其优雅极其快。

陈深看他吃的开心,很是得意:怎么样唐队长,我菜点的可以吧。

唐山海笑着回他:甚是美味,多谢陈队长了。

他平日里甚少吃湘菜,今日几口菜下肚,嘴唇就已经被辣的殷红。陈深看着他红润的双唇,心中猛的一动。

一旁跟着凑热闹的扁头看见陈深盯着唐山海失神,不露痕迹的用胳膊肘顶了他一下,悄悄说道:头儿,你不是喜欢Alpha么?又盯着人家Omega做什么?

陈深脚下一踹,扁头唉唉几声便闷头苦吃不再作声。

不过他刚才说的话,倒是触动了陈深。陈队长心中琢磨,老子明明喜欢的是Omega。前几天那场误会弄得自己是有口难辩,甚至走到了要和Alpha相亲的地步。陈深想了想那个尚未露面的三分队队长,忽然打了个寒颤。坐在他身边的徐碧城关心的问:陈队长你怎么了?

唐山海闻声也看了过来。

陈深看了看徐碧城,又看了看唐山海,突然计上心头。

只见他拿起筷子,夹了剁椒鱼头里最肥嫩的一块肉,轻轻的越过徐碧城,放进了唐山海碗里……

然后又继续把桌上每样菜最精细美味的部分都挑到了唐山海碟子里,堆成一座小山。

唐山海脸躲在小山后看徐碧城:???

徐碧城摇摇头。

陈深站起身又给唐山海倒了一杯酒:山海你快吃,有什么喜欢的可以再点,今天这顿我请了。

唐山海面上客气了几句,又把脸埋在小山后看徐碧城:他这是在讨好我?

徐碧城:不,他是想撑死你然后继承你老公。

唐山海悄悄松口气:那就好那就好,我还以为他又看上我了,我的工作量要增加了呢!

徐碧城:……

两人眉来眼去,陈深在一边尽收眼底,不过他没在意,因为此时陈队长心中想的是,终于找到一个能还本队清白的方法了,以后要可劲儿对唐山海好,这样大家就不会以为我喜欢Alpha了!

 

 

席间陈深唐一直对唐山海体贴入微,红酒一杯接一杯,自己捧着格瓦斯陪喝的十分高兴。

扁头眼瞅着唐队长喝的迷糊,陈深还一个劲儿的劝,心里嘀咕,难道老大他……是个双?!

徐碧城实在看不下去,起身说道夜深该回家休息,明日一早还要上班,帮唐山海推了最后一杯酒。

陈深这边也喝的肚子涨,辣的脸红。想想今天的戏已经做足,只等扁头回去宣传,洗刷清白指日可待。

他这边去结账,那边徐碧城扶喝醉的唐山海上车。

刚刚坐稳,唐山海突然睁开双眼,一双眼睛里酒意全无,他看了外面一眼,然后没有发声,做出口型对徐碧城“说”:我刚刚趁他不备,给他鱼汤里下了药。

徐碧城:……

唐山海:碧城,加油!

说罢还轻轻握了个拳。

徐碧城:……加你个头。

陈深正巧结了账过来,听见徐碧城嘴里好像念叨着什么,便问:碧城,你说什么?

徐碧城猛的一回身,吓了陈深一跳。

只见眼前女子巧笑嫣然:山海喝醉了,我一个人弄不动他,不知陈队长能不能帮我送他回家?

 

陈深开着车,从后视镜看着那对夫妻。

唐山海倚在徐碧城肩头,脸上带着痛苦的表情。陈队长很懂,一般自己睡落枕了,就是那个样子。纵然徐碧城是个Alpha,但是对于唐山来说也太过于矮小,这么倚着睡,脖子没折了真是万幸。不过这个角度看过去,唐队长的脖颈还真是好看啊……

正如陈深猜想的一样,唐山海此时此刻脖子疼的快要断了。但是“醉酒”又不敢乱动,好在马上到家,再坚持一会儿。不过酒喝的还是有点多,腹中一股一股的热气逼上来,脸上越来越热。

徐碧城,为了给你搭桥,我牺牲大了,今晚这出仙人跳,你一定得唱好了!

 

 

把唐山海扶进卧室,陈深也出了一身汗。徐碧城煮了牛奶,让他歇一会儿在走。

陈队长孤家寡人,回家晚了也无妨。就坐在客厅边和牛奶,边和徐碧城唠家常。唐山海躺在卧室聚精会神的听动静,一边觉得太热解衣服,一边纳闷陈深怎么还没反应。

难道药放少了?不该啊,怕放进鱼汤里药效打折,他可是放了足足两倍的量。啧,怎么这么热?碧城把窗户关了么?

 

陈深一杯牛奶下肚,听见屋里没什么动静,就准备离开。刚刚起身,他突然觉得眼前金光一闪,刺的人睁不开眼。好不容易适应了眼前的光线之后,才发现自己身处数座金山之中,一向冷静沉着的陈深被这巨大的财富震惊的心脏要从胸口跳出来。恍惚间陈深觉得自己成了这上海滩最富有的人,什么明家汪家,都无法仰望他的财富。他会想办法把这些金子运回延安,运到前线,运给……

不对!

他明明在徐碧城家,哪来的金山银山!

陈深猛的惊醒,就看见徐碧城一脸惊慌失措。

陈深注意到,一股不算陌生的信息素,正从唐山海的卧室汹涌的蔓延出来。

陈深瞪大眼睛看着徐碧城:难道……

徐碧城惊惶的点头。

难道是我灌酒灌得太狠发情了?这回事儿可闹大发了。

陈深一脸尴尬看着慌的团团转的徐碧城:你慌个毛线啊!那是你家Omega,你倒是上啊!

徐碧城欲言又止。

陈深看了她的样子,灵光一闪:难道你不行?那你以前是怎么弄的?他还说让你少来几次。

徐碧城:我……昨天才……还没休息够……所以今天……不行……

陈深:…… 

卧室内唐山海的呻吟声已经传了出来,陈深心一颤,准备跑路。

不管了,老子再待下去非晚节不保。

还没走到门口,被徐碧城猛的拉住,曾经的学生楚楚可怜的盯着他:我一个人不行,你帮我制住他,我去拿抑制剂。

说完一溜烟往书房跑去,留下陈深目瞪口呆杵在客厅门口。

徐碧城你能有点儿出息不!哪有给自己媳妇打抑制剂的!白瞎了这么极品的Omega!


陈深擦了擦脑门的汗,深吸一口气,一脸决绝的推开了卧室大门。刚踏进一只脚,就被唐山海的信息素熏的全身酸软,被唐山海的呻吟勾的脚底不稳。

陈队长狠了狠心,拎起刚刚放在床头的领带,稳了稳心神,心说:唐山海啊唐山海,等你明天好了,就去跟徐碧城离婚吧!太坑人了这Alpha!我们76号的队长不能这么窝囊啊!

陈深迅速靠近床铺,一个泰山压顶就把神志不清的唐山海困到了身下。陈队长憋着气,生怕克制不住直接把身下人就地正法。抓了手,领带套上去,大功……

唉???

陈深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就被身下的人反身压制。手里的领带也到了对方手上。

陈队长磕磕巴巴:唐,唐队长,你不要误会,我没有非分之想,我就是帮碧城……啊!唐山海你别咬我!别扯我裤子!学生妻,不可欺啊!

Omega发情都这么猛的么?这也太主动了吧!

不对,什么东西抵着他尾椎?

陈队长使劲儿一瞅。

陈队长懵了,陈队长傻了。

陈队长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对这个发情的Omega信息素抵抗力这么强。

那是因为——

唐山海!去你妈的!你原来是个Alpha!!!!

 

 

咚!

一声闷响。

唐山海倒在陈深身上一动不动。

陈深从唐山海脖颈处一抬头,只见地上躺着一个破碎的青花瓷瓶。床头站着面无表情的徐碧城。

陈深摸了摸唐山海后脑勺,还好,没有流血没有起包。

 

徐碧城给唐山海喝了些东西,然后关上卧室门,坐在陈深对面,十分坦然。

陈深想着之前偷听的对话,双手抱臂,问道:不习惯,疼?少来几次?

徐碧城:我们假夫妻,我睡床上他睡地板,我睡相不好,每夜掉下来砸他几回。

陈深:……

喝了口茶,再问:他一个Alpha,怎么会突然这个样子?

徐碧城:喝多了撒酒疯。

陈深:……


第二天早上

唐山海洗漱完毕,隐隐觉得隐秘处有些疼痛。他指挥尚未清醒的脑袋冥思苦想,昨晚零星的片段涌入脑海。

唐队长大惊失色,惊恐万分,难以置信。

唐山海:碧城!昨天晚上……

徐碧城:他知道你是Alpha了。

唐山海隐隐觉得隐秘处有些疼痛,他瞪大眼睛。

徐碧城:是你想的那样。

唐山海愤怒:陈深!你居然连Alpha都不放过!!!!

徐碧城转身进了厨房:节哀顺变,不管怎样,勾引陈深的目的达到了。

唐山海:……

徐碧城:给你煎牛排?

唐山海感受了一下后面的疼痛,悲切的摇摇头:喝粥。

徐碧城打开柜子找米,回来看到唐山海又进了浴室,摇了摇头。

傻孩子,你昨天吃那么多辣椒,上完厕所当然疼了。

 

又洗了个澡,唐山海清醒许多。他把整件事来来回回想了一遍,突然发现一个问题。

唐队长眯起眼:碧城,我放在陈深汤里的药,怎么跑到我碗里了?嗯?

徐碧城递上一碗煮糊了粥:为了党果,牺牲一下。

唐山海:……

 

唐队长请假一天。

扁头看向陈深的眼神就有些不太对,被陈深一个瓶子砸过去,逃窜的无影无踪。

咚咚咚

徐碧城敲门。

陈深眼角一跳,赶紧起身关门。

徐碧城坐下来,犹犹豫豫的开口:昨天的事……

陈深止住:我不会往外说的。 

徐碧城双眼含泪:老师你保证?

陈深举手发誓:我保证。

开玩笑,自己差点被一个Alpha给压了这事儿能让别人知道?!

啪!

只见徐小姐眼中笑意盈盈,丝毫不见刚才满眼泪光。

她抬手朝陈深竖起来的手掌轻轻一拍:如此,我们算是结成同盟了?

陈深:……啊?

谁跟你同盟!!本队长潜伏的好好的为啥要跟你们军统的同盟!

徐碧城:不答应我就把昨天陈队长差点……的事情告诉扁头。

陈深:!!!!

咚咚咚

毕忠良敲开门,看见陈深和徐碧城孤A寡A待在一个屋,眼神微微颤动。

徐碧城对毕忠良露出一个清纯无辜的浅笑,打了声招呼便退出了陈深的办公室。临走到门口,回头轻轻的瞥了一眼陈深,嘴角勾起一个让人发冷的笑。

陈深:……

徐碧城你毕业后到底是性别分化还是精神分裂啊!!!

果然眼镜和眯眯眼都不是什么好人!!

 

唐山海:碧城,你之前说正在考虑一个新的计划,有进展了么?没有的话,我准备往陈深家放炸弹了,刺杀陈深的行动刻不容缓!

徐碧城:已经完成了。

唐山海:哈?


-tbc-


第一次写欢乐向的爆字数,需要你们的评论夸奖!啊哈哈哈哈


评论(38)

热度(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