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白

负能量转化¬_¬`中心

【林秦丨灵异向】寒衣 01

林秦灵异系列

前篇 暗伥

ooc属于我

如有撞梗纯属意外

——————

大半夜发这种。会不会被打……

 

1

 

立冬后的一场冷风急雨,卷走了龙番最后一点温度。前几日红的黄的绿的叶,纷纷落地归了泥,踩在脚下软的不踏实,吱吱哑哑的声音在脚底响起,好似一把钝了的钢刀一下一下从脚底板,刮到天灵盖。一点点刮走身上的热气,冷风趁机钻进了骨头里。

残月高悬,不知是起了雾,还是飘了云。山间的月光不似以往如玉莹白,而是泛着昏昏沉沉的黄。树木伸长了正在失去水分的枝丫迎着月光,身后拉出长长一道影子,似鬼爪獠牙,随风而动。

王老二裹紧身上的棉袄,抬头看看月亮,把脖子又往里面缩了一寸。他吸了吸鼻涕,朝身后转了半个身子,压低声音说道:“张先生,马上就到地方了。”

身后的穿着军大衣的年轻人低低应了一声。

王老二带着人又走了一段,然后转了个弯,瞬间眼前变得豁然开朗。只见一大片平整的农田出现在眼前,已经长了半尺高的麦苗直挺挺的立着。不远处有一片黑黑的鼓起的土包。

小心翼翼的踩在田埂上,两人开始往那土包处行去。两道影子拖在身后,一边探出的树影好像偷偷伸出了尖利的爪子,勾住了两人的身影。

终于走到了土包近处,近看才知,居然是一处坟地。最初看到的土包不过是外圈的几处,往深了一看,只见墓碑挡着墓碑,坟头挨着坟头,山风从缝隙中穿梭而过,挟着丝丝缕缕辨别不出的声音,如泣如诉,似嗔似笑。

王老二咽了口吐沫,心说平日里过来耕地浇水,少不了干的晚了抹黑回家,也没觉得跟今天一样渗人。他又揣了两下棉袄,觉得好像暖和了一些,偷眼看了看旁边的张先生,穿着一身簇新的军大衣,围着坟地打转,好像没觉得冷似得。王老二心想,看来还挺暖和,明儿我也买一件去。

话说王老二三更半夜带着个陌生人来自家祖坟,自然是有正经事要做,可不是吃饱了遛弯儿的。

擤了鼻涕,捡了片叶子擦擦手,王老二开口问道:“张先生,怎么样?”

张先生年纪不大,气势倒是很足,只见他沉吟片刻,来回踱了两步方才答道:“坟地面朝一道小山梁,背靠一条小水渠,前行无路,后退亦阻。这样的风水,会阻了子孙后代的财路运势。”

王老二频频点头:“先生说的太准了,我们村好多人都在县区甚至是市区买房买车了,就我家过得紧巴巴的。您看能不能给摆置摆置?”

张先生略略侧身,挡着王老二的视线抬手用军大衣袖子擦了把清水鼻涕,然后淡定回身,仍是一派仙风道骨:“这事儿好办,只要在坟地东南角和西北角两处深挖五尺,埋上我给你的两个乾坤柱,镇住地气,化转坟地整体的风水。虽然这里不是什么大山大水的地势,但是那样的风水之地也不是普通人能享受的起的。山梁虽小亦是山,水渠虽窄亦是水,山水之气互换,背依山面朝水。助你时来运转,子孙多福还是绰绰有余的。”

王老二一听,心里乐开了花。二话不说,按着先生指点的方位开始挖,这点儿活儿对于整日耕作的王老二来说不算什么。他这边儿挖的起劲儿,已经挖出个小坑里,半个身子露在外面。只听张先生问:东南角,离你家坟地十几米远的那座坟,也是你们家的么?为什么离这么远?

王老二望过去:“哦,那个不是,那是我邻居家的亲戚,听说年岁不大,突然没了,家里人太伤心,舍不得拉去火葬,我们县管的不严,就葬在这里了。好像还是个小姑娘,怪可怜的。”

王老二一边跟张先生唠嗑,一边挖,也不觉得冷了,也不觉得渗了。心里想着时来运转之后的情景,美滋滋的。

咚!

铁锹磕到了什么东西上,闷闷沉沉的一声。

这是铲到什么烂木头了?

张先生也听到了动静,蹲在坑边看。王老二活儿干的很实在,坑挖的很是宽敞。

又下去一铲,又是咚的一声。

还露出来一片糟烂的木板。

坏了!

王老二心说别不是年岁太久,坟地界限模糊,自己一铲子挖到自家哪位老祖宗的棺材板儿了吧!

他求救似的看着张先生。

张先生心里也是一咯噔,拉了王老二一把,“你先出来,让我仔细看看。”王老二应了一声,一手拉着张先生的手,脚踩着坑壁接力猛的一跳。

落地的同时只听咔嚓一声响!

脚踩借力的地方被踩出了一个大洞,连刚刚露出来的木板,也一起陷进了洞里。

 

“现在时间,二十四点整。”

冰冷的电子女声在空旷的田地里响起,王老二的山寨手机准时的报起时间。和着坟地里窸窸窣窣的声音,浇了王老二一个透心凉。

张先生嗤笑一声:“慌什么……”

话还没落音,只见那洞里嘭的掉出个什么东西,砸的二人心头一惊。

张先生眉头一皱,凑到坑前蹲下身仔细看去。

王老二看到他沉稳的背影,心下稳当了几分,也慢慢靠了过去。

二人打着手电筒,顺着光线看过去。

只见一尺见方洞口边缘显露着木茬子,看厚度好像真的是棺材板。王老二心里阿弥陀佛的念着,这回真的挖到祖坟了。

手电筒转了个角度,朝着洞中间照射进去。

王老二瞬间出了一身白毛汗,全身的血液凝固住,仿佛刚才勾住他背影的树枝影子无声无息的潜到他的身后,死死的掐住了他的脖子,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只见那洞口处,一只纤纤玉手横了出来。

 

王老二全身僵硬,目不能转,心脏几近停止跳动。

张先生不动如山,仍是一派天师风范。他镇定的模样,给了王老二一点勇气,深吸了几口气,憋住了尿,暗自想,有张先生在,什么妖魔鬼怪都不怕!

王老二轻轻一拽张先生袖子,“张……”

 

只听一声惨叫响彻夜空,惊起了无数只夜鸦。

王老二手僵在半空中,眼睁睁的看着张先生一蹦三尺高,抱着脑袋朝来路奔去。边跑边喊——

张显宗!我去你大爷的!老子不干了!!!!!!!

 

 

龙番市区

 

陶紫补了补妆,收拾得当,才推开了包间大门。

门一推开,里面人倒吸一口冷气。

陶紫怔立门口,包间里的人都是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

陶紫走进去坐下:“你们干嘛呢?一惊一乍的。”

李静一边拍胸口压惊一边说:“讲鬼故事呢,正到精彩处,你进来了,吓死我们了。你就自罚三杯谢罪吧!”

陶紫切了一声:“我当什么呢,瞧你们那胆儿。”

李静白了她一眼,笑道:“是没你陶紫胆子大!来来来,让赵璐璐给你讲讲。”

赵璐璐神秘兮兮的看着陶紫:“什么鬼故事,我讲的可是真事儿。就是咱们平县的王家堡的。”

王家堡。

陶紫呼吸一滞,又瞬间恢复如常,催着赵璐璐赶快说。

赵璐璐喝了口啤酒,把刚才跟其他同学说的事,又对陶紫讲了一遍。

“我听人说了,那只手摸起来还是热的呢!好好的种地,结果挖出个棺材来,里面居然还有这样的东西,你说吓不吓人。”

陶紫鄙视的看着她:“这有什么吓人的,没准是凶杀呢,把尸体偷偷埋山里。 ”

李静点头,“就是,神神鬼鬼什么的听听就好,刚开完会,小心河蟹你呦赵璐璐。”

赵璐璐不服气:“你们听我讲完嘛,我还听人说,警察来把女尸抬走的时候,有人看到那个尸体手上戴着一个手链,就是我们上高中那会儿很流行的那种紫霞仙子的手链。”

啪的一声,啤酒瓶落地,溅了三人一身。

陶紫脸色惨白,硬生生的挤出一个笑容:“手,手滑了。”

 

龙番公安局

林涛最近爱上了读书,已经达到了手不释卷的程度。一得空就捧着细心研读,笔迹都做了两本。谭局听了深感安慰,对一干手下说,要多学习林队长,破案学习两手抓,当是新时代刑警之榜样。

谭局走到林涛办公桌前,拿起一本看起来翻了很多遍的书,准备看看林涛都学的什么。想必也就是什么刑侦技能或者案例。

呦,还包了书皮。

揭开来看看,谭局手一抖。

只见用挂历纸包着的封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山海经》

又拿一本,

《聊斋志异》

再一本,

《百鬼夜行》

谭局:“……”

秦明正好过来给林涛送文件,只见谭局拿着一本书发呆。见他过来,谭局举了举手里的聊斋,“林涛是准备转行当鬼差么?”

秦明:“……”

秦明想了想自己书柜上的《宣室志》和《夜谭随录》,放下文件默默的离开了。

李大宝推推眼镜,心想老秦和涛涛经过上次的伥鬼事件,已经三观尽毁。搜罗了各种志怪传奇书籍,认真阅读研究,就差上山寻找隐士拜师学艺了,同情他们一秒钟。

 

林涛取了快递往办公室走,这次从咚咚网定的书看完,本队估计就能辨阴阳,识乾坤了。

林半仙想想不日将能得道,甚是欢喜,到时候一定要拉着秦神棍一起双修飞升。

正想的开心,看见身边一人步履匆匆,往法医室走去。定睛一看,原来是平县公安局的法医董旭。

这么着急,怕是出了棘手的案子,找老秦帮忙来了。

走到法医室的时候,秦明正在看案卷,董旭皱着眉头站在一边。林涛把书放到桌上,坐在帮边安静的等着。

秦明很快看完,瞄了一眼林涛后对董旭说:“尸体白骨化的时候,你就在旁边?”

董旭捧着李大宝泡的菊花茶,表情十分费解:“对,尸体从棺材里抬出来到县局法医室,这一路都是我经手的。起先在王家堡现场我粗略观察了一下,尸体没有出现尸僵和尸斑,也没有明显的外部伤痕。说句迷信的话,要不是没有呼吸,简直跟睡着了一样。我带着尸体回县局,刑警队就开始调查尸源,一个十几岁高中年纪的小姑娘,谁家丢了应该非常好找,但是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消息。”

董旭喝了口茶继续说道:“结果等我和同事把尸体抬到法医室,刚准备进一步解剖的时候,整个尸体突然迅速的白骨化了。我学习工作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情况,要不是当时旁边还有另外的同事,我到领导面前还真说不清楚。”

林涛呆了一会儿,突然一个哆嗦,抬眼看了看自己刚买的书,又很坚定的摇摇头,见过一次鬼,难不成还天天见鬼不成!不能太迷信了!

林涛问董旭:“那你们查出来什么信息没?”

董旭放下杯子,“现在能确定的是,那具尸体的年龄是17岁,而且已经死了10年。”

林涛:“嚯~”

一直沉默的秦明缓缓开口:“如果说已经死了10年,那为什么刚刚发现的时候会呈现这样的情况。”

修长的手指点着案卷里的照片,一下一下。

清晰的照片中,一个鲜活的仿佛沉睡着的小姑娘,安静的躺在青青的麦田里。

 

董旭留下了案卷,赶在下班前回平县汇报了。

林涛和秦明对坐着,半晌不说话。

李大宝左看看右看看,摸摸下巴,“我说……你俩入定了还是飞升了?说句话啊!”

林涛挠挠头:“我是这么想的,不管尸体出现了什么情况,受害者明明白白的就躺在公安局,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秦明点头:“只要尸体在,肯定就能查出来线索。明天向谭局汇报,这个案子转到市局,我亲自来办。”

林涛抬手示意:“错!是我亲自来办。”

秦明白了他一眼,拿了车钥匙就往外走。

林涛急忙跟在身后嚷嚷:“老秦,我家停水了,收留我一晚呗。”

李大宝边吐槽边锁门:“你家不停电改停水了?这物业费交的亏,明年干脆搬去和老秦住得了。”

 

锁好门,秦明和林涛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走廊拐角,还能听见林涛磨着秦明求借宿的声音。

李大宝甩甩钥匙,转身准备下楼。

叮铃铃的一阵轻响,让她停住了脚步。

声音很轻,好像是小小的铁片击打的声音。李大宝抖了抖手里的钥匙,不对,不是这个声音。

不知怎么的,李大宝突然想到了下午看的平县案卷里,那具女尸腕上带着的手链。电影里,小小的铃铛晃动,悦耳动听。

然而再仔细听,空气中只剩风吹落叶的声音。

入夜了,该起风了。


-tbc-


还是不善写长篇啊……

评论(31)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