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白

负能量转化¬_¬`中心

【深海丨ABO】你以为的不一定是你以为的 02

深海欢乐向

对,欢乐向,因为我不会写be……

如有撞梗纯属意外,还请见谅。

ooc属于我



02

 

唐山海没来之前,陈队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主业一分队长亲爹,副业二三分队后妈。平日里宠着一分队的萝卜,也不忘左手拉着二分队,右手牵着三分队一起喝酒吃茶。谁让这两个分队久久找不来命长的队长,只能劳烦陈队当爹又当妈,出任务发薪水一肩扛下。

结果二分队来了个Omega,瞬间陈大队长手下的娃就被分了家,二分队的欢呼雀跃,三分队的蠢蠢欲动,就连当成亲儿子养的一分队,也眼巴巴的望着隔壁的罂粟花。

陈深咬着格瓦斯瓶子磨牙,边咬边琢磨。重庆内边儿这次算是大出血,居然肯派出了如此具有杀伤力的精英。

扁头看着陈深咬着瓶嘴咯吱咯吱响,觉得一阵阵牙疼。他赶紧递上一把花生米:头儿,头儿,别啃了,剌嘴。

陈深没说话,手上倒是放下了瓶子,接住了花生米,嚼了两粒后突然觉得自己忽略了一件事,便开口问扁头:扁头,从唐队长进来到现在,你闻出来他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了么?

扁头一愣,仰着脸冥思苦想:头儿你别急,让我想想,那股味道十分熟悉,十分诱人,勾的人全身血液都跟着沸腾冒泡,让人忍不住想据为己有,狂喜异常……

陈深左手敲桌子:说重点!

扁头:有种,何以解忧,唯有暴富的感觉……

陈深右手敲扁头:说人话!

扁头:我想到是什么味道了!

陈深好奇:啥味道!

扁头:小黄鱼的味道!

陈深:……

站在门口看热闹的柳美娜悟了,终于明白76号的人为什么一个个儿的被那个新来的Omega勾的颠三倒四,连同为Omega的自己,都压抑不住想要靠近并据为己有的冲动。

这年头儿,金灿灿的小黄鱼谁不爱!

任你信息素香飘百里,也不抵真金白银的魔力。

新任二分队队长,行走的硬通货,自带终极勾人绝技,就问你服气不服气!若干年后,亦有亿万人等对着一张粉色的小纸膜拜顶礼,纸醉金迷。摸一摸,闻一闻,就觉得离暴富,只差一个梦的距离。

 

柳美娜朝着二分队长室的方向深深吸了一口气,回味半晌,脸上露出坚定的表情:我决定,从现在开始,准备追唐队长了!

 

 

扁头:……美娜,这不好吧?你们俩都是Omega啊。

柳美娜缓缓扭头,阴恻恻的开口:你是……准备跟我抢钱么!

扁头:……

 

多谢柳小姐的厚爱。

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串门儿的二分队长一手插着口袋,一手轻轻的敲了敲一分队长办公室的门,笑着说道。

柳美娜看着唐山海的笑脸,吸着他身上的味道,整个人亢奋的血压骤升。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爱钱之人不分性别,得山海一人,美色与财富皆有,人生何憾!

 

 

陈深不服气:美娜美娜,我的信息素也很好闻啊!闻一下也能让你如梦似幻,长醉不醒,我还是个Alpha,不信我释放一下你闻闻!

柳美娜大惊:住手!

扁头失色:头儿!稳住!

……

……

……

唐山海:他这是……晕了?

柳美娜一脸黑线,看着扁头吭哧吭哧的把陈深屏风后的小床上。

柳美娜:陈队长的信息素,是酒的味道。

唐山海:然后?

柳美娜丧气:他酒精过敏……

所以平日里不敢喝酒,也不敢轻易的释放信息素。

唐山海闻着满屋子酒味,看见陈深办公桌上一排格瓦斯,眼神微闪,很快的抬手捂住鼻子,往门口退了两步。

柳美娜见状一惊:哎呦我忘了,唐队长是Omega,闻不得这味道。我平日里闻惯了,把您给忽略了。

唐山海轻掩着鼻子,对柳美娜点点头:那山海就先走了,等陈队长醒了,我再过来打招呼。

 

徐碧城坐在办公桌前看钱秘书送来的文件,唐山海推门进来,徐碧城闻见他身上的味道,羞涩一笑:聊的还不错?

唐山海挑眉:不错,酒香醇正,回味悠长。

徐碧城疑惑:什么?

唐山海:没什么。

 

 

唐山海当了几天二分队长,成效显著。

以前二分队在后妈的照顾下懒懒散散,虚度光阴。

现在在“金钱”的魔力下,行动迅捷,指哪打哪。不到一星期,就端了军统一个联络点,送上了一份大礼。

人美又能干,唐队长一举成为毕忠良身边的新红人。整天带着四处参加酒局宴会,美的那帮达官贵人找不着北。

毕忠良装傻充楞,拿着重庆送来的美人借花献佛。

但是陈深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往大了说,看在大家都站在坑老毕的统一战线上,陈深担心唐山海清白不保。

往小了说,看在和徐碧城师徒一场的份上,陈教官担心学生头戴绿帽。

虽然她分化成了alpha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但是虾米也算海鲜,个儿小也是顶天立地大老A!

作为老师,要坚决为学生站街,给她加油打气。

然后陈深想了一秒徐碧城笑的一脸荡漾压在唐山海身上……

咯嘣一声,陈队长咬碎了格瓦斯的瓶口。

 

隔壁机要室的徐碧城听见动静,赶紧过来看。

陈深正绿着脸往外吐玻璃渣。

徐碧城大惊失色,赶紧拿了手帕出来给陈深擦嘴。陈深嘴里玻璃碴子还没吐完,被徐碧城一按,疼的嗷嗷直叫,嘴角冒出了丝丝鲜血。

徐碧城一见出了血,眼都红了,又不敢再去擦,只能局促又自责的站在一边:陈深,我……我不是故意的。

陈深低着头呸呸吐着,顾不上说话。只能摆摆手,让徐碧城不要在意。

好一会儿,终于把嘴里的碎玻璃和血沫吐干净。抬手一抹嘴唇,丝丝儿的疼。陈深指着自己的嘴对徐碧城说:碧城你看我破相没?

屋里光线暗,徐碧城有些看不清,又不好意思凑太近。

陈深着急,一把抓住徐碧城的手往自己这边拉,边拉边唠叨:都是大老A,羞个什么劲儿。

徐碧城满脸通红,不敢抬头。

陈深看着她的样子,再回想前几天听来的墙根儿,内心咆哮:床上大灰狼,床下小绵羊!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徐碧城!

俩人各怀鬼胎,突然被敲门声惊醒。

只见唐山海站在门前,眉头紧锁。

唐山海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扫了几次,转身离去。

徐碧城甩了陈深的手,紧跟了过去。

两人关了门,留陈深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发呆。

过了好一会儿,陈深突然反应过来。

他不会以为我喜欢徐碧城吧?!

 

陈深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整了整衣服准备去敲门。

结果发现自己办公室门墙边贴了一堆人。

扁头占据了有利位置,嘿嘿一笑,给自家队长竖个拇指,居然喜欢Alpha,厉害了我的头儿!

陈深:……

毕忠良不知从哪冒出来,拍了拍陈深的肩,长叹一声:你嫂子给你找的Omega能从华懋排到米高梅,你没一个相中的。

陈深:不是……

毕忠良:一直觉得是你眼光高,非要挑个十全十美的人,没成想是我们劲儿用错地方了。放心,今晚我就给你嫂子说,不愁找不着合适的。

陈深:老毕你听我说……

毕忠良:哎对了,最近咱们要来一个三分队队长,据说是个很不错的Alpha,后天晚上给他接风,你趁机相相看?

陈深:……

 

 

唐山海贴在门上听,回头看徐碧城:他……真的?

徐碧城:……

默认就是承认。

唐山海长出一口气,如释重负:那太好了,我不用勾引他了。

徐碧城:你……

唐山海:我怎么?

徐碧城欲言又止:没什么。

唐山海心情大好,终于可以少干点儿活儿,多睡会儿觉了。


-tbc-


评论(23)

热度(310)